白泽闻言,顿时愣了一下。

她怎么也没有想到,嫦娥居然会这么问。

“这个吗,还真有点难为小泽我了……”

白泽小脸一红,很是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继续说道:“如果我说出师尊的名字,属于泄露天机,就恐怕会引的天道不稳,三界倾覆,如果是那样,就真的不好玩了!”

说完,她一脸歉意的望了一眼清丽脱俗的嫦娥,抱歉的一笑,撇了撇小嘴。

她这一说不要紧,顿时在场的所有人,心中都是不由的咯噔一下。

嫦娥更是惊的秀眉一凝,俏脸煞白。

只要提起他的名字,就会引动天劫,使得天道不稳,三界倾覆?

这样的存在,别说是人间和天庭,就是整个的九霄之中,也是凤毛麟角的存在!

更或者说,只有那么一位。

难道她嘴里的师尊,是他?

想到这里,嫦娥心中剧烈的颤抖了一下,旋即洁白的额头上,渐渐的浸出了细密的汗珠,刹那沉默,不再追问。

而立于一旁玉树临风,英俊潇洒的林坤,虽然同样是心中翻江倒海,但表面上却是一脸的淡然,并没有因为白泽的话,而表现出惊异和不安的神色。

因为他知道,接下来,便会有答案。

自己这个清丽脱俗,古灵精怪的守护神兽,貌似并不是一个可以守的住秘密的人。

果不其然,就在众人都一脸呆涩,嫦娥吓的闭口不言之时,突然,就听白泽嘻嘻一笑,开始以她那清脆而悦耳的声音,吟唱一首诗:

“高卧九重云,蒲团了道真。天地玄黄外,吾当掌教尊……”

她吟唱了一半,声音便嘎然而止,不再继续。

林坤听着她那清脆悦耳的声音,陡然间整个身躯的毛孔都猛地收缩,刹那间冷汗直冒。

而嫦娥更是俏脸顿时由红转白,深深的吸了口气,娇躯开始微微颤抖。

其他的众人,也都是满脸的惊骇,再次望向白泽的眼神中,具是浓浓的崇敬之色。

试问当今三界之中,可以超脱天地玄黄,高卧九重云之人,还能有谁?

即便是白泽不敢说出他的名字,在场的除了张超张晓,其他谁人不知。

“师尊曾经说过,本想以身合道,补全天道,怎奈大道无情,规则腐朽,即便是以身合道,并开坛讲道,收六圣为徒,并传三千紫霞客,最终,也是没有能真正的做到道既是我,我既是道!”

白泽顽皮的眨巴着眼睛,嬉笑着说道。

但她所说的每一个字,落在众人心中,都仿佛是一枚重磅炸弹,直震的众人体内翻江倒海,不能自持,差点直接摔到。

林坤望着一脸恬静的白泽,不由的倒吸一口凉气。

天,他那便宜师尊,居然是鸿钧老祖?

而貌似老祖对她还很是信任,连如此秘辛之事,都讲给她听。

这小妮子,还真是不简单啊!

但让他百思不得其解的是,堂堂天道化身,众教之首,为何放弃了紫霄宫讲法,反而做起捉妖师来了呢?

难道,他对于仙,神,人都尽皆失望,转而开始培育神兽,让这些戾气冲天,长得奇形怪状的家伙们,开始为他重塑天地,再补天道?

这也太荒谬了吧?

难道,他这是被天道给坑了?

“当年师尊在以身合道之后,突然发现,自己竟然又重新回到了原本的躯壳当中……”

“他老人家好不容易抓住机会,才摆脱天道舒服,使得天道与自己融合,到头来却发现,自己却是白白忙活一场……”

“他终于明白,自己以身合道,其实并没有创造出一个天下兴旺的朗朗乾坤,反而再次开启了无情大道的又一个轮回。”

“后来的师尊在不断的推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第1页 / 共2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