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早上,渡边彻没去晨跑。

在九条美姬还睡得迷迷糊糊间,两人又经历了一次特别热烈的缱绻。

因为这件事,九条同学今天没有请假。

神川高中沉浸在即将迎来文化祭的兴奋中,甚至兴奋到开始担忧逐渐逼近东京的超级台风,祈祷它能晚一点来,坚持到文化祭之后。

“渡边君,早上好!”

走进教室,渡边彻正要在自己的座位坐下来,一脸疑惑地看了眼朝他打招呼的一木葵。

自从轻井泽回来后,这还是第一次。

“昨天的羊肉好好吃,今天我们吃什么?”一木葵说着,仿佛又想起烤好的羊肉在嘴里爆开的滋味,忍不住舔了舔嘴唇。”

原来如此。

“四川料理怎么样?”渡边彻在位置上坐下,不仅是对一木葵说,也在和两位大小姐商量。

“又麻又辣的麻婆豆腐,全是辣椒的辣子鸡,一碗白米饭,再来一口冰镇的可乐。”他边放书包,边说。

一木葵忍不住吞咽一口口水,小心翼翼地说:“会不会太辣了?”

“放心,宫崎老师在,不会死人。”

“辣到那种程度?!”一木葵吓了一跳。

她拿不定注意,胆战心惊地征求清野凛的意见:“清野同学,你感觉呢?要去吃这个四川料理吗?”

“比起吃,我认为你更应该考虑的是话剧。”清野凛冷漠地回答。

一木葵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回过头去,拿出剧本看起来,嘴里时不时吞咽口水,大概是被一整盆红色的辣椒刺激到了。

渡边彻正琢磨着东京哪里有地道的四川料理时,九条美姬拍了拍他的右手手臂。

“怎么了?”他回过头。

九条美姬没说话,精致漂亮的小脸已经埋在【枕头】里,她手里拍渡边彻的东西是作业本。

“啊!”渡边彻一拍脑门,想起两人的家庭作业还没做。

他连忙接过九条美姬的作业,又顺手拿走清野凛放在桌角的作业,连着自己的一起在课桌上摊开,开始奋笔疾书。

自己的那本印刷体,九条美姬的优美漂亮。

如果自己做,可以在上课前做完,但被小泉青奈发现他没做作业,绝对会打电话给岩手县的父母。

她对渡边彻什么都纵容,唯独学习看得很紧。

渡边彻平时住在信浓町,作业都是在她的监督下做完的。

靠着超人般的手速,总算在班会开始前抄完了两份作业。

渡边彻今日的经验教训总结:激战要在完成作业(正事)之后。

上完一整天的课,他们先去人类观察部,把书包放在那里。

随后九条美姬留在社团教室,其余人和赶来的明日麻衣一起去缝纫教室。

“学姐,大学的社团活动不要紧吗?”一木葵问。

“没关系。”穿便装的明日麻衣,在一群校服的人中格外引人注目。

不认识她的人,以为她是新来的年轻实习老师,希望明年能在她的班级;

认出她的人,不管之前有没有交流,这时会热切地打招呼,说一声‘学姐!好久不见!’。

“老师,早稻田大学怎么样呢?”一木葵问小泉青奈。

“要来做我的学妹吗?”

“还在考虑,不过从学生,变成小泉老师的学妹,想想挺不错诶!”

“那我好好给你介绍一下我的母校。”

走廊上人来来往往,有人抱着纸箱,有人扛着木板,有人在广告牌上写宣传语。

缝纫教室在社团大楼二楼,平时家政课练习缝纫时,会用到这间教室。

走进去,手工部的几位女生已经等在里面。

“抱歉,来晚了。”清野凛打招呼。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第1页 / 共4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