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东西都有它的价值,如果说是无价的,那一定是因为没有找到与它相匹配的东西。

林清婉转了转手中的牌子,若有所思道:“其实我们手中的牌子不止代表金钱而已不是吗?”

辛文佳并不躲避这个话题,直接道:“对有些人看来是这样的。”

不然那些人也不会这么急切的找上门来。

林清婉很好奇的问:“对于你和皇太女来看呢?”

“这只是一笔取之不尽的钱而已。”

大家听到这话嫉妒心酸不已,都已经是取之不尽的钱了,却只落得一句“而已”。

好心塞。

就连很少为钱担忧的易寒和林清婉都忍不住沉默了好一会儿才说话,“你们倒是看得很开。”

雷源蹙眉,“也就是说狄师弟他们很难换到溯元丹了?”

“倒也未必,”辛文佳道:“或许会有人想换你们手里的玄武甲呢?”

雷源撇撇嘴,不愿意放弃玄武甲,扭头和林清婉道:“宣师弟也要历练,再打磨打磨筋骨,寿元也多得很,溯元丹的事情不着急。”

玄武甲他们现在劈不开,要是交换出去,那就是一整块,那可不行。

甚至他们都不能往外说的,不然不知要引来多少觊觎的目光。

易寒问:“仙器之类的东西换不换?”

众人精神一振,一起扭头看向易寒,“你有仙器?”

大家的目光不动声色的落在易寒手中的剑上。

易寒抱住自己的青羽剑,冷淡的道:“不是说它。”

大家就一起扭头去看林清婉。

林上仙应该给她留下不少好东西吧?

林清婉:“……别看我,也不是现在的我。”

苏仙博道:“二位说的是吴真留下的东西吧?”

“不错,”林清婉道:“既然事情不急,那我们就多历练一段时间,等景师叔祖出关我们就去翻一翻找一找。”

辛文佳眼睛大亮,那宝藏跟她没关系,那是苏仙皓兄弟和林清婉等人的合作,她是不指望分一些汤水的,但能跟着长一长见识,见一见上界仙人留下的东西也很不错呀。

于是辛文佳不急着回宗门了,干脆也拿出自己分割出来的那块牌子,和他们一起领了一份钱以后把师妹们打发走,只带了顾文思就和林清婉一行人到处浪去。

他们还是很喜欢辛文佳跟着的,不仅因为她知道那座城的珍宝阁更有钱,还因为与她每到一处,不用他们住在酒楼客栈里,基本上每一座城池都有单独的院子住,不然还有城主府的人招待,反正就是自在得不行。

于是一行人就玩得乐不思蜀,偶尔拿出手机或者身份玉牌和人联系外,他们几乎不参与世俗中的事。

但有辛文佳和雷源这两位少宗主在,他们想消息滞后都不行。

尤其现在还有了身份玉牌,消息的传播更加的快速和准确了。

因此他们知道了,经过三年的争斗,魔族和妖族各自从苍炎宗手上割下一块地来,而皇室和其他宗门在经过各种博弈后终于定了对苍炎宗的处罚,并且同意了魔族和妖族重新进入人族地盘的事。

苍炎宗一下从五大宗门之首掉到了最后一位,三十多年后他们要是不能在五大宗门的弟子比拼中摆脱末尾的排名,说不定还会被五大宗门除名。

要么五大宗门变成四大宗门,要么就是有其他的宗门替代苍炎宗成为第五大宗门。

而苍炎宗对苏仙博苏仙皓的追杀令也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消逝了,再见到苏仙博兄弟,苍炎宗的弟子已经能很平静的和对方点点头,然后错身走过。

苏仙博和苏仙皓现在是一剑门的弟子,苍炎宗并不能拿他们二人怎么样,就是追杀令也是悄悄下的,只不过大家都心知肚明罢了。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第1页 / 共2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