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勇笑起来:“将军,我们这不是没满编么?辽东这鸟不拉屎的地方,要那么多将士也没啥用。我们这几个人维持治安也足够了。”

“那如果有外敌入侵呢?”林枫铁青着脸:“先不说背面的东胡帝国,恐怕随便来一个匈奴的部落就可以攻下这辽东城吧?”

刘勇点头:“的确可以。但问题是,匈奴人可不会吃饱了撑得没事干,来打我们辽东城啊。城内就一千出头的百姓,打下来都没有好处。说实话,如果那些番邦子真的敢来,旁边其它城池的我军将士一定会非常高兴的。”

林枫楞了一下,不由得高看了一眼刘勇。他没想到,眼前的大个子竟然还会有如此头脑。在神秦立国之后,雄踞中原大地,四周敌人不敢有任何异动。现在可谓四海升平、国泰民安。

在这样的环境下,神秦将士想要获得军功非常困难。

如果匈奴人真的跑来辽东城劫掠,那么旁边的辽阳城就有理由出兵扫荡草原。辽阳城内可是有着上万神秦士兵,兵强马壮,虽然无法入侵北面的东胡帝国,但扫荡那些零散的匈奴部落可是手到擒来的事情。

道理很简单,但这样的大局观出现在一个残破小城的大头兵身上,就显得有些突兀。

林枫暗暗点头。

“好吧,你说得有道理。”林枫指着旁边的货物:“你们觉得,这些东西应该如何处理?”

其中一个士兵舔了舔嘴唇:“当然是在市场上卖掉。”

“笨啊!”旁边另一个士兵立刻反驳:“送到辽阳城去买达官贵人,价钱肯定更高。不然的话,在这里只能卖给那些奸诈狡猾喝人血的行商。”

刘勇则是开始盘算:“这些货物,少说也能卖出上百两白银,足够我们舒舒服服地过冬了。还可以置换一些新的棉衣。”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有些苍老的声音从旁边传来:“将军,我觉得还是卖给行商比较好。”

“老宋,你疯啦?!”双胞胎兄弟俩其中一个惊呼起来:“行商都是喝人血的王八蛋,从我们这里低价收购货物,然后送到辽阳城高价出售。以前我们是没有什么好东西送过去,现在这些皮袄可都是上等货,送去辽阳城,那绝对可以卖出高价!”

宋建章已经将近四十岁了,脸上因为经年风沙而出现许多皱纹,头发也有些花白。如果不是还能挺直腰杆,和普通的老头也没啥区别。

林枫知道,这个年纪最大的宋建章绝对不会无的放矢:“老宋,你为什么这么说?”

宋建章苦笑起来:“没办法。辽阳城距离我们辽东城千里之遥,路上难免会遇到拦路抢劫之人。送过去,卖成银两然后回来,那就相当于在鬼门关前走了两遍。再说了,那些行商要是知道我们私自送去辽阳城,很可能摇身一变就成为劫匪。到时候……”

他没有继续说下去,但大家都隐隐觉得后背发凉。

能够成为行商,在这广袤大地上行走,刀下的亡魂必然不少。

双胞胎弟弟洛敏,吞咽了一口唾沫,小心翼翼地看向林枫:“将军,我看我们还是听老宋的,把这些货物卖给行商好了。虽然会被压低价格,但性命重要。正所谓,留得绿山在不怕没柴烧。”

旁边的哥哥洛骏用手肘捅了捅弟弟:“是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洛敏急忙点头:“对对对,就是青山。”

林枫也知道,大家所说的都是实情。他抓了抓头发,有些烦躁。他现在只有一个平北左将军的头衔,手下没人,账上没钱,可谓是一穷二白。好不容易得了一批上等皮袄,还要贱卖给行商。

这样下去,什么时候才能发展起来?

林枫站在原地,冥思苦想。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太阳也越来越低。

刘勇等人虽然有些坚持不住了,但也努力站着,不敢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第1页 / 共2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