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于碰到了魔王……

震惊是有的,畏惧也有那么一点,至于那只巨手散发出的心灵被穿刺撕扯的疼痛与压迫感,那就更明显了。不过在高德的第一反应里,捡垃圾……不,搜刮战利品的念头占了绝对主体,这几乎都是本能了。

眼见魔王之手捏爆了魔将,魔将却没有彻底完蛋,那颗占去了一半脑袋大小的巨眼落在地上,伸展出密集肉枝,疯狂扭曲蠕动。

金光凝成的细长光刃穿透巨眼,像搅拌棒般剧烈震荡,魔将本在垂死挣扎,被这横来一搅,连什么声响都没发出就散作灰烟。

魔王之手带着胳膊,已如大厦梁柱般高高擎起。磐石战仆和羽林卫们则被魔王的恶魔之威压迫得意识迷离,而他们守护的白器虽还保持着纯粹清脆,冷白光辉却已黯淡飘摇,有如风中残烛。

就在形势骤变的瞬间,高德伸展出股股金光细丝,如愿以偿的拉住了那头血眼魔将的冉冉虚影,捏到了又一个史诗品质的恶魔手办。

手办落袋,高德的心思转到怎么对付即将挤出缝隙的魔王身上,看魔王之手的手臂套着暗红甲壳,其上凸起根根锋锐锯齿,就知道这是头血魔属的魔王,高德觉得似乎自己还能一战。

混沌四魔里,孽魔属他是最不怕的,其次就是血魔了。只要顶住了血魔属恶魔那种刺扎心灵的压迫,剩下的也就是纯粹力量。相比之下,换各种方式搞毒和疫病攻击,自身恢复力又特别强的疫魔,以及神出鬼没难以把握的奇魔就让人头痛了。

不过转瞬高德又转移了目标,还有一头魔将!

那是头奇魔系的魔将,肉眼看只是股股混杂在魔王黑气中的灰蓝光带,但在高德的超脱视野里却能清晰看到一片莹蓝光辉。那家伙应该是正在躲避魔王的压迫,混沌恶魔弱肉强食,并没什么组织性。至少在挤入现世的时候,都如脱缰野狗。

抢在魔王完全挤出来前,把这头奇魔的魔将捏了手办!

按理说此时高德更应该做的是趁魔王还没完全进入现世之前,砍掉魔王之手,或者破坏那处混沌缝隙。不过他觉得自己对上魔王未必能占到便宜,不仅挡不住魔王,说不定还会弄巧成拙,加快魔王现身的速度。另一方面,奇魔魔将的手办实在太难得了,他着实受不住诱惑。

更关键的一点是,他不仅肉眼看到了神灵白器的光辉开始熠熠闪烁,超脱视野里也荡出圈圈波动,越来越强。这是圣山之人要传送过来的迹象,说不定就是小丽。就算不是小丽,他也不能让圣山的强者们察觉到他在束缚恶魔魂魄。

所以现在的关键不是抢在魔王现世前干掉魔将,而是抢在圣山之人出现前搞定。

十八盏魂灯再度烧得炽热,高德抡起锚钉朝着隐匿在魔王之手附近的灰蓝暗光切去。铿铿一连串金铁交鸣声,金蓝相间的火星一圈圈爆出,那头奇魔魔将竟然将身体变作了近于钢铁的物质,让高德这一波光刃速切没能奏效。

不愧是观察敏锐心思细腻的奇魔,应该是刚才看到了巨眼魔将的下场,提前有了防范。而接下来的反应,更是让高德的计划陷入告吹境地。

它自褪色为灰黑的雾气中跳出,变作一柄几乎跟火车头没区别的钢铁之锤,落入魔王那只巨手中。魔王被这柄钢铁之锤牵引,一侧肩头自缝隙中挤了出来,而魔王的回报则是抡着钢铁之锤,朝着缝隙边缘猛然横扫。

一时黑气如飓风,大锤未到,不少羽林卫就被刮得如落叶般四处飘散。等大锤抡了半圈即将扫中高德时,那些磐石战仆也是战甲武器崩裂,高高喷飞而出。

留给高德的反应时间应该不超过三分之一秒,他花了一半用来思考是进还是退。

退就是躲避,不过指望后退、趴下或者原地起跳来躲避攻击无疑是徒劳的。这柄大锤就是魔将本身,以如此尺寸做方位变化,绝对覆盖得住自己的变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第1页 / 共4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