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比当初富丽堂皇的大门,削减了岁月的痕迹,但是对于巴纳来说,这座建筑永远有特殊的含义,无法代替它在自己心里的地位。

前世的记忆早已模糊,只有零星半点能够清晰记得。

但是那发由灵魂的感触,却真切的存在,无法被模糊的记忆,遥远的岁月所动摇。

隐约间,巴纳似乎记起了某些事情,从史书上他看到是由自己,为这里添上最后一块砖头。

当真正身临此地的时候,那模糊的画面似乎在脑海里闪动,爱特居里的光辉占据了半边天际,臣民们前赴后继,簇拥着自己这个窃国皇帝。

真理教会已遍布天下,会有人不想看到传奇从史书中走出来,即便他们满口尊敬崇拜。

可是当神灵给了自己第二次生命的时候,一切就由不得他们了,真理的荣光因我而升起,亦将于我这里再次复苏。

瑟琳娜没有打扰感触万分的巴纳,只是默默的在后面看着这个男人的背影,沧桑中蕴含着缅怀,这里似乎就是他心的归宿。

巴纳收回手掌,阔步走入真理教堂,一如当初视察般,威严无穷。

这吸引了很多人的注意,冥冥中他们也颇有复杂感触,却不知道从何升起。

内部的真理教堂,为了保留当时的传奇色彩,并没有外侧修缮的那样轩峻高雅。

智者昆巴纳的雕塑没有更迭过,以现在的技术来看,未免太过于粗糙,可是就连昆家人,也没有重塑这座雕塑的打算,这是他们每年祭祖,乃至国王登基的必来之处,承担着难以言喻的荣誉与记忆。

爱特居里俯瞰人间的模样,带有一种无形的光辉,冷艳且睿智。

斑驳的墙壁,带有一丝腐朽气息的木椅,这些全是陌生又熟悉的模样。

哪怕记忆并不真切,可凭借冥冥中的感觉,巴纳也认为当初这里便应是这样。

直到巴纳要走进祷告场所,直面女神与当初自己的时候,却被门口的两位教徒拦下。

“请问你们是外来者吗?”

巴纳点点头,拿出了自己的官方凭证,以及真理教会信徒的勋章。

然而看门的教徒在审阅过后,却摇头道“对不起,这里不对外来者开放,你们等每月一度的祷告大会再来吧。”

巴纳抬头一看门内,当初的记忆就在眼前,自己与自己对视的情绪,似乎跨过了时间的厚重。

可荒诞的是,自己主持建造的地方,供奉着自己雕塑的地方,却将自己拒之门外。

那个看门的信徒补充道“请见谅教友,并没有其他的意思,而是这里的空间并不大,如果全面开放的话,全世界各地的真理教徒,都会蜂拥而至,这里装不下已经遍布天下的真理教徒,一切都是按照规章办事。”

巴纳接过自己的官方凭证,笑着摇头道“无妨,我只是想来看看这里,怀揣着绝对的敬意,想近距离拥抱真理的气息,告诉我,能贿赂你们,让我进去看看吗。”

能在这里看门,守护女神与圣徒原始遗迹的教徒,自然是绝对虔诚的成员。

他们能够感受到,巴纳那诚心实意,饱含敬意的情绪。

最重要的是,能在这里任职的,不管是自身职位,还是背后的家族底蕴,都是其他地方教徒不能媲美的。

那个看门的教徒蹙起眉头,打量着巴纳的面庞,而后展颜一笑,道“自然是可以贿赂我们的,进去吧,我收下了你的贿赂,不过请在五分钟内出来。”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第1页 / 共2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