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苏护说是永不朝商了,冯烨也劝过他,要直接造反。但是在苏护的心中,却始终想着妥协的事情。

只是一直没有机会,被形势所逼。现在妲己已经拜师通天教主,与太师闻仲算是同门关系了。

他就又起了归顺的心思,就想着等到太师闻仲班师回朝以后,他在通过妲己,去拉一下关系,让冀州重回大商的治下。

“妲己,如今你已经拜入通天教主门下,也算是长大了,咱们冀州的政事,你也要参与进来了,等会儿,就过来听一听咱们冀州的形势。”苏护亲切的对妲己说道。

冯烨哪里知道苏护居然是这种想法?不过就算知道也不算什么,现在冀州新得到的地盘,上面的官员都是他手下的高级生化人在治理。

只有冀州城还在苏护的治下,其他的地方,可以说完全就已经被冯烨给架空了。

冯烨的命令,可比苏护的命令好使的多了。

苏全忠其实也是和冯烨一个想法,对大商的权威十分的蔑视。

一家人高高兴兴的回到家,妲己就开始向父兄数落起冯烨这一路上的丰功伟绩来。

苏护却听的是满头大汗,心中哇凉哇凉的。

冯烨得罪了阐教的南极仙翁他还不怎么放在眼里,毕竟大商的朝廷当中,阐教的实力并不强大。

但是听说冯烨还得罪了截教的众多二代弟子们,尤其是其中还有太师闻仲的老师,金灵圣母。

这一下算是彻底的绝了苏护再次投降大商的想法。

“你这孽子,如今将两位圣人门下的大教都得罪遍了,以后哪里还会有高人来我们冀州的麾下?”苏护找了个其他的借口来训斥冯烨说道。

“父亲放心,得罪了也就得罪了,又能如何。如今我们冀州民富国强,钱粮广盛,兵员充足。

这大商日后究竟是谁家天下,还未可知。”冯烨霸气的说道。

“说的倒是简单。”苏护长叹一声,干脆结束这个话题,他都不知道这个二儿子究竟是哪里来的那份自信。

跟他说话,真是越说越气,这也就是自己的儿子,要是自己麾下的将领有这种莫名其妙的自信,他绝对要……

苏护这边还没想好怎么惩罚,就听到苏全忠说道:“父亲,咱们冀州新练的十万大军,如今已经逐渐成型了。

只是当初按照二弟所说的,给士兵们一天吃三顿饭,顿顿还有妖兽肉,这个开销实在是太大了。

各地犯事的妖兽,全部都被清缴了,也还不够,尤其是那些座狼,厉害是厉害,但是能吃也是真的。

如今军中的开销已经有些不足了,还请父亲再拨一些钱粮过来。我好去民间购买一批肉食。”

苏护顿时大惊的说道:“什么?上个月不是刚刚给你拨了一批钱粮吗?怎么这么快就又不够了?”

“父亲,上个月的钱粮,是给士兵的军饷,按照二弟提出的办法,每个月给士兵发一批饷银,可以保证士兵们的士气和忠诚。

这半年多来,我也发现了,确实如此,如今咱们的士兵,短短半年的时间,战斗力简直就是脱胎换骨一般的变换。

所以我觉得,这个粮饷,以及一日三餐,顿顿有肉的办法应该继续下去。这样可以保持住咱们冀州军的战斗力。”

苏全忠别看其他时间都比较沉闷,不喜欢说话,但是一提起军务来,那是夸夸其谈。

只是苏护显然并不愿意和大儿子谈军务,实在是手中没钱啊。每次父子两个一谈起来,就是苏全忠趁机要钱,要粮的时候。

苏护面带愁容的说道:“这个政策确实是好,只是咱们冀州,也是真的禁不起这般的开销。

之前仗着抄了那些诸侯的家,得了他们几辈子积攒的财富。才能勉强支撑扩军到十万。

但是现在咱们冀州的税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第1页 / 共3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