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

清晨,苟启从自己的床上醒来。

天色还只是微亮,卧室里则是光暗交织,朦朦胧胧。

别想了,昨晚啥也没干。

女老板当时都睡着了,他不可能再将人家叫醒。

也只能将好不容易鼓足的勇气强行熄灭,稍微驻足看了几眼,之后悻悻地原路返回。

像表白这种事估计也凭借一时冲动,当时如果没有搞定,后面再追问的话总感觉隔了点什么?即便强行问了估计成功率也不高。

所以说昨晚最后那句话到底女老板有没有听到?很关键。

稍想了一下,随后苟启翻身起床。

并没有安排什么特别的行动计划,和往常一样,他随便换了身运动服就去了二楼训练室。

如今在与拳皇世界的众多高手对战过后,他对于本身的实力算是有了一个比较清晰的认知。

若说参与拳皇大赛的选手都看作顶级,或者是趋近于顶级,那么他大概就处于高级与顶级之间。

跟拳皇世界里的大多数人打没有压力,但是跟顶级高手之间总会差上那么一线。

别看之前跟红丸、坂崎良等那些高手对战时打得有来有回,甚至偶尔还占点便宜,可那是在切磋,人家根本没出全力,真要打格斗赛的话,肯定不是对手。

目前他面版上的的平均属性是8,再有异能神龙气的加成,估计能达到10,可真要参加拳皇大赛的话,至少得将平均属性升到10,然后再加上神龙气,能达到12.

这样一来,才或许能与那群人有一战之力。

不,还差一点,还差个超必杀技,基本上顶级高手都有超必杀,若是他没有,很难赢。

至于现实世界,因为对战的太少,所以不是很明确,而且目前他在现实世界碰到的高手都是异能者,真不好进行比较。

对方的异能或许很强大,可本体有可能非常地弱,只要能让他近身,估计一巴掌就能将对方拍倒。

一边锻练一边思考着,不知不觉间,就已经持续了大概两个多小时。

稍显遗憾的是,一直都没看见女老板过来。

平时的话,女老板偶尔还是会过来修炼的,然而今天并没有,也不知是运气不好还是其他原因?

锻炼完,苟启便回了自己房间。

在浴室冲洗完,出来后照常往沙发上一坐,喝水。

稍稍休息了一下,感觉时间差不多了,便要起身准备回卧室换衣服,然后去吃早餐。

可才刚迈第二步,腿无意间碰了一下茶几,茶几一抖,果盘里的一颗金橘滴溜溜滚了下来,一眨眼就钻沙发底下去了。

苟启无奈,只能蹲下身将手伸到沙发底下去摸。

没一会儿,金橘摸到了,顺手还带出来了两个纸盒。

“这个··是··?”

一看到纸盒,苟启忽然就有了点印象,这个好像正是搬家那天被他随手给塞在这下面的。

而它们原本的位置应该是···卧室。

想到这,他暮然转头看向卧室,再一联想起许雁丘之前几次三番过来卧室里找东西。

“哈!”

想到导致女老板焦燥了好几天的原因很可能是自己,苟启登时就有点想笑。

不过事情已经发生,懊恼没有任何意义,再说他也真的是无心之失,只能是将功补过了,准备立马就将东西给女老板送过去。

然而刚要拿着盒子起身,脑子里灵光一闪,突然间又想到。

既然女老板对此物如此上心,那里面必然是有着对她来说非常重要的东西,而一般来说,对个人比较重要的东西都很隐密。

钱?徽章?

或者···之前哪个男的给她的情书?

嗯嗯,很有可能!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第1页 / 共2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