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口古钟从大渊府飞出,强势入主中州,璀璨的光芒铺天盖地,像是可以映照古今未来。

永恒圣光割裂天地,划破永恒,散发着不朽的气息,这一刻,宛若人王再现世间,与天地同寿,与日月争辉。

“人王?不过是一件残器而已,纵然你真身亲至也只是一个失败者,谈何跟我一战。”

波难神形从容挥拳,撼动日月山河,直面人王钟的旷世神威。

一道人影出现在虚空之中,人王钟幻化人形,风姿绝世。

“法旨也想逞凶吗?”

人王钟霸气无双,它虽然只是一件宝物,但人王曾在其身上烙印过真名,相当于其生命的延续,战力丝毫不弱。

“先祖!”

下方,女帝的声音有些颤抖,眼中有泪。

众多古祖十分感慨,三千年过去了,人族在面对妖魔之时,站出来的还是那一口钟,还是那一个人。

“拜见人王!”

皇城中,无数人族修行者拜倒在地,长跪不起。

一时间人族气势大涨,一改之前的颓势,振奋到了极点。

“人王已经陨落,残器也能拥有如此战力?”

太皇古祖眉头紧蹙,心中不安,人王钟太强了,有些超出他的意料。

一旁的摩柯古祖更是惶恐不安,他的实力远逊太皇,而且并无至宝护身,一旦人王钟腾出手来,今日他必然会遭劫。

“逝去的永远不可能重现辉煌,即便你当年烙印真名成功,也不一定能追上我的成就,现在仅靠区区残器也想阻我?”

波难很强势,他是真名者,而且很早之前就踏足了这一境界,的确有资格说这种话。

“如果你真身到此,再说这话不迟。”

人王钟龙行虎步,连出重手,它的拳头可轰塌虚空,斩落九天上的星辰,举世无双,远超人族现在的任何一位古祖。

就算波难神形此时也只能后退,无法正面和人王钟抗衡。

“人王绝世,无量劫中永生。”

人族修行者大吼,从来没有像现在一样,一个人就能代表整个族群的意志。

波难神情脸色很凝重,尽管他施展出了全部战力,可还是难敌人王钟的威势,节节败退。

就连他的手指也被迫离开陨魔小世界,无法轰破最后那层空间。

“真名败了?”

妖魔天骄有些难以置信,无敌的真名怎么会落败,纵然只是一张法旨,也该有横扫人族的威势才对。

“妖魔真名退走了。”

不过叶然等人却是松了一口气,他们并不知道那空间中有神秘秘密,但连妖魔真名都出手了,里面的东西肯定对他们无比重要,被成功阻拦自然是一件好事。

“我族这些年虽人才辈出,但至今仍无一人可比拟人王。”

大祖叹息,这是一种悲哀,后继无人,未来一片黑暗。

“轰!”

突然,异变爆发。

太皇古祖再次取出一张法旨,一只金色大手荡平诸天,横跨无尽疆域,直接抓向大渊府。

五指间混沌缭绕,偌大一个大渊府顿时遭遇了灭顶之灾。

不知多少人族修行者包括凡人被神光扫中,立即炸开,化作一团团血雾,很快,大渊府一片死寂,再无任何人生还。

“出手!”

人族古祖大吼,怒发冲冠,他们瞬间飞上苍穹,想要阻拦那只金色大手,然而下一刻,他们一个个都倒飞回来,重重地摔在地上,不堪一击。

“该死。”

人王钟怒了,一拳击飞波难神形,随后朝着大渊府疾驰而去。

可惜它没能成功,波难神形不惜自身化道,强行将人王钟拦下。

“你们败了,而且是一败涂地。”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第1页 / 共2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