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了啊,之前你给过我一张要我帮小萌买衣服的,一张就够了。”

她要他这么多张卡干什么?

之前要了那一张她已经觉得很不应该了,现在又来一张,真的太烫手了。

霍铮打趣道:“那是给小萌买衣服的,是小萌的,现在是给你的。”

“难不成你把自己当成我女儿?”

女儿是女儿,女朋友是女朋友,这卡的意义都完全不同的。

她是哪门子的直女,竟然连这个意义都不知道。

给她家用,给她卡,这是身份的象征,是他未来妻子的象征啊。

“我不是那个意思。”

“那就好好给我拿着,女朋友专利来的。”

就这样,夏冉冉因为没有撑伞,而被强迫要了一个每月打家用的黑卡。

这里卡有多少钱,她不敢问,不敢知道,就怕那个数字会把她吓个半死。

“拿着它以后就要好好对自己,小萌都比你听话,你的手是不想要了吧,若是被贺易生知道你这样折腾自己,他肯定直接跟你翻脸。”

“霍先生,别这么坏,不要告诉贺易生好不好,他一定会凶我的。”

她还真没有想过贺易生的问题,现在一想,她马上就能够联想到贺易生那生气的模样,真的想想都觉得吓人。

贺易生这人特别讨厌患者不听他话的,夏冉冉可不想被贺易生骂。

“你又说不会让我被欺负的。”

刚刚才对凌心韵说完,现在就来欺负她。

哼哼。

就是个坏蛋。

霍铮见她仰着小脸跟他争辩,心里觉得好笑,却没有表现出来,他还是一脸肃穆,“现在你觉得自己有理了是吧。”

“那我给小萌电话,问问她,你有没有理。”

夏冉冉瞬间怂了。

不是吧,若是说给朱小萌听的话,这孩子一定是站在霍铮这边的,毕竟大家都是关心她的。

到时候她还要给一个小孩子教训,这得多没面子啊。

夏冉冉想想就觉得可怕。

她知道霍铮说到做到的,马上认命地服输了。

她小心翼翼地拉了拉霍铮的衣袖,可怜巴巴道:“别啊,霍先生,我知道错了。”

“这次是真的知道错了,我保证下次绝对不会再犯,你就放过我这次吧。”

“哦?我不是大坏蛋吗,大坏蛋怎么会放过你。”

夏冉冉见有机会,她连忙哄道:“不可能,怎么会呢?”

“霍先生可是世界上最好最好的人呢,怎么会是大坏蛋呢,这话是谁说的,绝对不是我说的。”

“霍大善人,你就行行好呗,饶过我这次好不好,我下次绝对不会再犯,如果我再犯的话,随你处置怎么样。”

“真的,我保证,绝对绝对听话。”

“霍大善人,好不好嘛,好不好嘛?”

说着说着,夏冉冉突然打了个大喷嚏。

霍铮本来还想逗她的,可是见她看似感冒了,也不再逗她玩了。

“把空调调高点,开快点。”

他把她的手放在唇边,轻轻地吹起,让热气暖着她的手。

轿车快速在马路上驰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