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心吧!我会安排好退路的,明天是最后一天,如果不成,我们明天晚上就跑路。”吕卿道:“我也没伟大到,要拿自己的命,去换别人的命份上。”

小老鼠笑了笑,摇摇尾巴,接着去寻找好玩的石头去了。

夜幕降临后,吕卿再次沟通天启星,开始监视四野的一切。就在这时,远处的天空上急速赶来了一伙人,其中的一人正是庄非子。

而在他的身后,则是秦国的公子赢,还有他的妹妹秦素素的。还有一些吕卿则不太认得的人,有些人看着服饰,应该是齐国的术士,还有一些则看不出来,总之,没有大齐剑宗的剑士。

“看来庄非子却是扇动了不少人,但带来这些人又有什么用呢?”吕卿喃喃着,看见这群人,他就觉得,这群人简直就是送菜去的,哪里会是老龟的对手啊!

不过这一点,吕卿却看错了,这里面确有高手。

很快,庄非子就来到了山崖的边上,指着崖下深潭道:“诸位,那陈铁旗就在这下面,两日后,陈半壁就会带人前来,交换会他的儿子。”

这时一位身着淡青色长衫,中年人模样的男子走了出来,道:“小庄,你不会骗我们吧?”

庄非子道:“诸位前辈在此,借晚辈一万个胆子,晚辈也不敢说谎。”

“你怎么知道,那陈铁旗就在下面?”又一位青衫女子走了出来,对庄非子问道。

“我不都说了吗?”庄非子解释道:“那日我与一位朋友正好路过这里,看见凶兽撒野,一连伤了数条人命,还打伤了剑宗的陈鹤,最后他的护道者陈铁旗出现,结果还是不敌,被妖兽俘虏。但这时,陈半壁的一道分魂出现,还与妖兽达成了交易,要凑齐十万个童男童女,交给兽妖,换取他的亲子。”

青衫女子道:“此事你修得再提,别说陈老先生以十万童男童女的性命,换他儿子的性命,就是以一万,我也不会相信,陈老先生德高望重,是绝对不会做出如此事情来的。”

庄非子道:“孟姑娘既然不信,又何必要来呢?”

“呵呵!”孟小云一笑,道:“谁不知道你庄非子好朋友,是吕仲达的儿子。我就是好奇,想看一看,这颗十万金的脑袋,现在到底落在哪了?找我们来,又到底是为了什么?”

“哼!”庄非子冷哼道:“既然孟姑娘如此想,那我庄非子无话可说。”

一个赤发大突然抢上前道:“算了,来都来了,还有什么好计较的?不就是一个山崖吗?下去看看不就知道了?”

“好吧!诸位可要小心了,对方极有可能是接近圣者的存在。”庄非子提醒道。

“少说废话。”孟小云道。

庄非子摇头叹息了一声,这孟小云与赤发男子,都非泛泛之辈,原本是某些弟子的护道人,被庄非子通过他们子侄辈,请了过来,为的就是像世人证明自己所说非虚,让他们帮忙,救一救那十万的童男童女。

说实话,庄非子去的突然,来的也突然。

不知此刻的吕卿,是否已将那陈铁旗杀死。虽然他拼尽全力的想要出去,将消息传递给宗门,但无奈,楚人封锁的太过严密。

尤其是对那些与吕卿有过交集的人,更是格外排查,不仅不放他同行,还要将他捉拿回去,逼问出吕卿的下落,好在临行前,吕卿送了他几张“马”符,否则庄非子就让楚人给抓住了。

还说什么剑宗陈半壁的事儿?现在楚人以及各国各宗强者,找吕卿找的眼睛都红了。

据说楚人背地里得到的价码,已经不止是十万金了,而是十万金。

楚人能不心动呼?一个吕卿的脑袋,就快要赶上楚国一国的半年产金量了,能不玩了命的找他?

不仅是楚国,魏国、韩国也是如此。尤其是魏国,自从魏子初因吕卿负伤而后,不知有多少青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第1页 / 共4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