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讷讷的将目光收回,林轩在见到魏王李泰有些慌忧之时,他笑了笑,将右手搭在魏王李泰的肩上,笑说道:“哎呀,本王这是在和你说笑呢,说笑呢,魏王殿下,你可莫要在意啊。”

见魏王还是一副不领情的模样,林轩朝众人走去,正当魏王李泰看他要干些什么的时候。

林轩会过头朝他诡异的一笑,魏王李泰在看到这个诡异的笑容之时,他就已经知道,这个事情肯定不会简单了。

果不其然,在林轩走近那些百姓之时,突然大笑摆手道:“大家静静啊,魏王殿下并不是大家心中的那个意思啊,只是这魏王殿下的意思就是呢。”

“他要将这张瑜带回去,好好的审问审问,好给死者一个交代,让他们安心啊不是?”

“所以啊,大家就不要太过计较了,听本王的话,好不好啊?”

“此次审案已经结束了,大家先回去吧,若是此案有了一定的结果的话,倒时,这魏王殿下啊,必定会将此次事情的原委一一向大家讲述清楚的。”

可是,在林轩说完这些话之后,他身后的魏王李泰,眼中都是怒不可遏的表情。

“好。”

听了林轩的后,百姓们虽心中不满,可还是深然的各自离去。

林轩回过头之际,也正好对视上了魏王李泰那凶光毕露的眼神。

林轩坦然无掩饰的指着魏王,笑道:“魏王殿下,你此般神色是为何意啊?”

这时,知道自己做错表情的魏王李泰,淡然的收回了目光,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表情,道:“摄政王看错了吧,本王只是刚刚沉思了一下,此番神色并无他意啊。”

说完,魏王李泰叫来了几个人,大声的说道:“将这张瑜押下去吧,本王容后再将他押回京中收审。”

“是!”几人将张瑜拖了起来,压了下去。

在经过林轩之时,林轩的嘴间露出了一丝诡异的笑容。

“摄政王,本王就先行告辞了。”

李泰拂袖一挥,正要大步流星的离去之时,却被身后的林轩拉住了他的衣角,笑道:“魏王殿下,本王怎么记得,你曾说过,要带本王去好好的吃喝一番呢。”

“怎么,这只不过才半刻的时间,你就全然忘得一干二净了啊?”

魏王转身,从嘴间强挤出了一丝比哭更难看的笑容,道:“摄政王啊,从前本王还未曾知晓,你是如此这般的伶牙俐齿呢,直至今日,本王也算是在此领教过了。”

林轩不依不饶的打趣道:“这伶牙俐齿什么的,本王着实是没有的,只是,这魏王殿下刚刚所说的,可还会依照约定去兑现呢?”

这时的魏王李泰再也装不下去了,沉着脸强硬的说道:“摄政王,本王刚刚想起,本王还要入宫有些事情要去办,不如就等下次吧。”

“到时,摄政王想如何吃如何玩,本王都将会满足于你。”

说完,魏王李泰一把撤下了林轩的手,转身头也不回的离去。

看着魏王李泰远走的背影,林轩的嘴间露出了一丝得意的微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