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千帆还在愣神,陈奇却没什么好态度。

“不是,你是谁啊?怎么抢东西?”陈奇说着,伸手要去抢那个香包。

莫千帆抬手躲开,转头看向林淼淼,“这东西,你用来做什么?”

他心里还有些侥幸,说不定是很重要的东西,说不定是留着用来救命的…

但林淼淼没给他太多的思考时间,甚至回答的语气都很理所当然。

“香包啊,香囊啊,放在身上当香水用的。”林淼淼说着,奇怪的看向这个人。

因为这些东西放在身上有一阵了,已经开始习惯,大家每个人都有很多,自然也不觉得有什么稀奇。

甚至都已经忘了这东西,是他们在秘境里,费了很大力才气带回的。

“香水?!”莫千帆气的人生中第一次说话有些破音。

他一直是翩翩公子,绅士风度展现的淋漓尽致,但这次他真的没能控制住自己。

他们家族一片花瓣就宝贝了那么久,找了那么多年,费了那么多人力财力才能有那么一片而已。

而这些人…这些人竟然就这么糟蹋了?!

林淼淼被这一声吼的一愣,陈奇立刻站起来,气的指着莫千帆,“你这人有毛病吧?你到底要干什么?”

莫千帆气的手都有些颤抖。

“你知道不知道这东西到底有多好?敷在伤口上能瞬间止血,这和回魂丹有什么区别?关键的时候能救你一命!”

莫千帆气的不行,嘴里的心里的话一股脑的冒出来,绅士风度什么的都被抛在了脑后。

“这么重要的东西,你怎么能这么糟蹋!你知不知道它的价值!”

林淼淼淡定的点点头,“我知道啊。”

回答的依旧理所当然。

莫千帆突然没话说了。

他果然还是不懂女人…

能救命的东西,竟然不小心的保存好,竟然就这么放在身上,当做香水用…

莫千帆突然开始回忆,自己在花丛中转了这么多年,一直以为自己把那些女人骗的团团转,没想到…

难道真的多年,一直被能在鼓里的是他?

“我们有很多啊,就用一点怎么了?”林淼淼匪夷所思。

莫千帆回过神来,愣愣的重复着,“很,很多?”

几个人都一起点点头。

“你叫什么名字?”林枫突然开口问道。

莫千帆抬起头,他很早就注意到了这个人。

自从他靠近林淼淼,这人身上就一直在散发真气压制他,但这东西他找了太多年,几乎成了执念。

所以只要没打到他不能动,他不会停下来的。

但他知道,这里真正有话语权的人,是这个人。

莫千帆立刻端正态度,说出了自己的名字。

林枫点点头,心里想着怪不得对方会知道这个。

他当年知道这些稀奇花种的时候,就是看莫家的医书学到的。

不过…是偷看的。

这件事林枫这辈子都不会说出来的,倒不是觉得丢人,而是单纯的觉得这事不符合他现在的形象。

不过谁没有年少轻狂的时候?

林枫十五岁的时候,就已经到了武尊的级别,灵根也已经开了。

那时候还太小,没见过大世面,那时候也太强,不说同龄,就是比他大上许多的人都打不过他。

他一直听说莫家的密室里有一朵奇花,没错,那时候还是一朵生机勃勃的花。

他好奇那是什么,也好奇自己现在的能力可不可以去闯人家的密室,于是就这么不知死活的去了。

现在想想也是他那时候运气好,竟然真的走了进去,不但看到了那朵花,甚至一夜熟读了那本书。

不过林枫很快就被莫千帆的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第1页 / 共2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