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么奇怪?”大墨愕然。

明萱的病有好几年了,师父李建业亲自为她诊断过。

她既不是受了心理刺激,也不是缺微量元素。他们到现在都不知道,明萱的病因是什么。

很棘手。

“我最担心的是她情绪不好,影响到胎儿。”梁希的面色凝重了下去。

身为人母,她知道孩子对明萱的重要性。

“这种情况很容易流产。”大墨说,“幸好我带了箱子过来了,你从前吃的安胎药还有得剩。”

就在这时,顾司寒出来了。

“我干女儿呢?”青萝眼前一亮。

“还在睡,你们住右边的厢房,先把东西收拾一下。”顾司寒说。

大墨舒开眉笑了:“你欢迎我们长住?”

“当然,梁希很喜欢和你们在一起。”顾司寒笑笑,“而且,你们是寒希的干爹干妈了,一家人常来住住。”

“你现在和以前不同了。”大墨拖着箱子,“梁希也变了。”

“你们也是。”

大家都被岁月磨平了棱角,越来越平易近人。

“梁希的事……有没有隐瞒什么?”大墨压低声音问。

顾司寒说:“没了,她和你们说我听到了,都是实话。本来她还需要一年半的时候,前些日子我们在海岛和虞素月大战,她得到一些能量补给,这才缩减到一年。”

“虞素月?”大墨惊得音调都变了,“她不是死了吗?”

“上次没死透,还让她离开沙漠了。这次应该死透了。”顾司寒把海岛上的事,简单的说了一遍。

当听到楚月的下场时,大墨不胜唏嘘:“原来从一开始,她和贺滨就被虞素月算计上了。”

大墨的话,突然间提醒了顾司寒!

他脸色瞬变:“难道她……早就想走出伊延沙漠了?”

“这……”大墨怔了怔,他刚才只是随口一说,现在却细思极恐!

楚月背叛白鹤宗,投入贺滨的怀抱时,正好是顾司元和虞素月翻脸,重伤倒下的时候!

在海岛时,梁希说过红色彼岸花和白色曼陀罗是不可能繁育后代的,但虞素月帮助贺滨和楚月生下贺楚然!

这,是巧合?还是预谋?

“不管怎样,她已经死了。”大墨莫名心虚,他定定的看着顾司寒,想从他身上看出底气!

可顾司寒也心虚啊!

他用力抿了抿唇角,冷酷的说:“是的!她死了!被我用基地研究出来的,专门对付异能者的火烧成灰,扬进大海里了!”

“那就好。管她有什么阴谋,现在都是空!”大墨松了口气。

他把箱子打开,翻出一堆东西:“这是给寒希配的开药散,这是退烧药……”

全都是小孩子的家常用药。

顾司寒一一收下:“你有心了。”

“当干爹嘛,总要有点儿样子。梁希需要什么药吗?”

“她需要粉晶石和黄金珍珠片,不过已经找不到了。你这次来,就和她明萱治一治就行。”

“好。”

“什么病?”

两人正说着,萧逸的声音突然在窗下响起。

顾司寒回头,只见萧逸脸色苍白的站在那里。

唉,被他听到了。

“我的明萱怎么了?”萧逸冲进来,急切的问。

“她的梦游症变严重了,表面看起来是孕期抑郁。”大墨沉声说,锐利的目光紧盯着萧逸。

萧逸的瞳孔一阵猛缩,他往后踉跄了两步:“怎么会?能治吗?”

“如果不能治,你会抛弃她?”大墨问。

萧逸还沉浸在妻子生病的难过中,没有及时回答。

大墨面色倏的一沉,冷声道:“那就趁早离婚!”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第1页 / 共2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