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程琰拒绝道:“妈,让她走,别听她胡言乱语了!”

“不!”刘织美朝周淼淼看了一眼,沉声说:“如果,你的孩子真的是程琰的,那也不是不能考虑。”

“妈!你疯了?”君程琰抬手说道:“如果把财产分给她,那还不如把整个家都给她了!”

“也不是不可以!”周淼淼含笑说道:“家产教给我,比在你手里强得多。”

“你把孩子留下,公司可以给你!”刘织美知道,她手里的孩子,很可能是君程琰唯一的骨肉了。

“真的?”周淼淼不敢相信的说:“为什么?”

“我们只想要孩子,你用你的新身份,过新的人生吧。”刘织美缓缓说道:“整个昇琰公司都可以给你!”

“妈!”为什么?君程琰不明白,母亲为什么像魔怔了一样?

“不然呢?难道要让家业在你手里败光?”

刘织美将支票拿出来,冷冷的说道:“开个价吧!”

“一千万。”

如果有一千万,又能拿到公司,那她还要君程琰这个怂包干什么?

“一千万太多了。”刘织美拒绝道:“我们家总共也没有一千万,你不能把我们这老宅也要走吧?”

“那你们能出多少钱?”周淼淼公事公办的语气,仿佛就是在谈一笔大生意。

“一百万。”刘织美叹息道:“我们家什么样,你也知道,除了公司已经没有什么钱了。”

“五百万,总拿的出来吧?公司需要经营资金……”

君程琰听着她们谈论,心不在焉的看着墙上的时钟。

周淼淼根本就是在拿孩子敲竹杠!

但最终,两个女人还是达成了交易。

三百万加公司,换一个孩子。

周淼淼离开之后,君程琰难以置信的说:“妈,你不怕爸生气么?”

“他不会生气的!这些天,我们因为孩子的事情,半条命都没有了。只要你能有后,钱不是问题,大不了再去求求你爷爷。

有了孩子,还怕没钱么?”

“可是,爷爷能给咱们几个钱啊?”

君程琰不赞同,但他现在没有权利反对。

……

两天后,孩子被送到了君司南家。

小小的一个,皮肤有点黑,此时正闭着眼睛睡觉。

周淼淼交给管家,弯腰从桌面儿上拿起了支票。

“拿了这些钱,你就不要再跟我们有任何关联了。”

刘织美冷冷的说道:“从今以后,你就当没生过这个孩子。”

“嗯。”周淼淼朝管家怀里的孩子看了一眼,心里竟然难受的厉害。

这个拖油瓶终于变现了,她应该高兴才对,可为什么心里空落落的?

“走吧!”

为了防止她抢走孩子,君司南特意雇来了特级保镖,团团将孩子护在了中间。

周淼淼朝站在二楼的君程琰看去,轻笑道:“事到如今,你都不愿意跟我好好道别么?”

“在我心里,周淼淼早就死了!”君程琰冷漠的说道:“我不认识你现在的样子,也不认识现在的你。”

“呵!是嘛……”

别说君程琰,连她都有点不认识现在的自己。

离开的时候,周淼淼眼圈渐渐的湿润了。

她明明求仁得仁,可为什么却像个失败者一样?

如果当初,她没有故意接近君程琰,只是安心的过着普通人的生活,会不会好一些?

她累了,不想再较劲儿了……

或许,她可以用这张脸,开始新的人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