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是别人也就罢了,那个人,偏偏是夜瑾!

“轻轻,”楚玉扫了眼楚轻轻,“没想到我们姐妹三人,都喜欢上了同一个人,可惜,夜瑾的眼里只有那楚辞。”

楚轻轻的容颜有些尴尬,她看上夜无痕,全然是因为夜无痕的身份分地位。

倒没有太喜欢。

但不甘心还是有的!

只要想到如此优秀的男人,眼里只有楚辞,她的心脏就有些难受,死死的咬着牙。

“那又如何?也要看瑾王府是不是能活到最后,姐姐,那神医门的人不是来了吗?神医门那门主如此喜欢你,干脆你让他动手,灭了那瑾王府。”

楚玉瞥了眼楚轻轻,撩了下秀发,冷笑着道:“让神医门的门主动手,还不是我一句话的事情?奈何,我终究是不喜欢他。”

她喜欢的男子,除了尊贵的身份之外,还要有过人的容貌!

这个世上也只有夜瑾,才能让她如此深情以待。

所以,她只能辜负那神医门的门主了。

“姐姐,若是神医门的门主,非要娶你呢?”

非要娶?

楚玉有些忧愁,她不想放弃神医门的权势,却又无法出卖自己。

沉吟了片刻,楚玉的眸中闪过一道阴险的光芒,唇角亦是勾起了笑容。

“这件事,我自有办法解决。”

她迈步走了出去。

本来她就想去找荣老,谁知刚走几步路,迎面就撞见了荣老。

荣老看到楚玉的一瞬间,想到了外界的那些传言,有些忐忑,目光都带着紧张。

“荣老,”楚玉亦是停下,目光直视着荣老,眼里带着凄楚委屈,“我知道你想要让我回神医门,可是我真的没有办法……”

荣老的心咯噔了一下,脸色都白了。

看到荣老心里的慌张,楚玉越发确定就是那神医门的门主看上了她。

一个老男人,也敢痴心妄想,简直可笑!

“为什么?”荣老神情紧张的问道。

楚玉垂下了眼帘,遮盖住眸中的委屈。

她的肩膀都在抖动,看起来伤心不已。

“大姐姐一直以来最大的目标,就是超过我,当年她明明知道我喜欢夜瑾,还把夜瑾从我身边抢走。”

“后来夜瑾死了,我为了安抚她,时常会去瑾王府探望她,之前还好好的,后来就因为她那儿子更喜欢我,她便对我心生嫉妒,在夜小墨面前抹黑我,以至于夜小墨至今都认为我是一个恶人。”

“这几次,我也只是想要劝她守规矩,不想她犯错,我是真不知道夜无痕就是夜瑾,为此又惹怒了姐姐。”

楚玉已经扬起了眸子,梨花带雨的脸庞颇为可怜。

“可不管怎样,我都希望她能幸福,如今夜瑾回来,当真是太好了,如若我此刻去了神医门,姐姐会嫉妒的。”

“嫉妒?”荣老眯起双眼,怒火中烧,“她有什么资格嫉妒?”

“荣老,你不懂,”楚玉苦笑着摇头,“姐姐不希望我们过的比她好,神医门的门主如此的厉害,若我真的去了,姐姐一定会嫉妒!”

荣老的脸色铁青,拳头握的越发的紧,满眸都是盛怒。

“楚玉姑娘,你不用管那个女人,你生来尊贵,不是她所能比。”

楚玉抿着唇,苦笑道:“可是,她是我姐姐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