院子非常宽阔,建造有点像是四合院的形式,但又有些不同。

这院子分为内外两重,在外院的时候没太注意,这时,在陆元丰的带领下,从客厅中这后门穿过,来到了后院。

这是后院,但更是内院,这院子一重套着一重,这里有一条小河,围绕着内院,这小河清澈,时叁心中有事,没有仔细看,跨越河面的桥梁进入内院。

在陆元丰的带领下,来到了两人休息的寝室,这两人是分开居住的,但是,两人受伤沉睡之后,为了便于照料,陆元丰将他们安排在了一件宽敞的寝室中。

“就是这里了,你们随我进去。”

进入寝室之后,只见其中摆放着两张大床,每一张床上都躺着一位男子,其中一人消瘦,一人略微有些胖。

寝室摆放着一些摆件,还有一些生活用品,但都很整洁,主要是,这寝室的窗户都打开了,通风非常好。

时叁可不管这些,直接来到了一人床边,看着床上沉睡的人,这是一个消瘦的男子,脸上一片苍白,毫无血色。

如若不是他还有着微弱的呼吸,时叁都以为他已经死了。

放出一缕神识,进入男子的丹田,直接进入了他的玄妙之门,发现,男子的灵神就像是一个熟睡的婴儿,但是,在灵神身上有着几道伤痕,特别是灵神的眉心处,有着一道伤痕。

这伤痕上还散发着一股阴暗的气息,这并不像是寻常的神魂之力,其中有着强大的毁灭性。

在他的眉心处,紫府中,元神也受到了攻击,陷入了沉睡,好在,元神受到的攻击不是很重,沉睡三五个月调养,那时候就能醒来。

再看,另一位男子,他受到的攻击也是一样的,但是他的伤却要更严重,只见他的灵神半边胳膊都没有了,这是,被人用神魂攻击硬生生的斩断了。

元神的伤势也是差不多,不用怎么处理,半年后就能醒来。

时叁看完之后,沉默不语,这伤势不算什么,他还是有丹药可以恢复的。

但是,服用丹药的话,他们也要一个月左右才能醒来。

一个月可以发生许多事情了,不用指望从这两人口中得到什么信息了。

就在这时,兰云婷凝重的说道:“这是魂殿的手段。”

“魂殿?”

时叁对魂殿不陌生,攻打青莲剑派的势力中,就有一个是魂殿的,当时的领头人是魂殿的一位大长老,好像是叫魂鼎天来着,有些记不太清楚了,毕竟没有人会记住一个死人的名字。

魂殿是一群人不人,鬼不鬼的东西,他们不修炼肉身,修炼出灵神时候,他们就会舍弃肉身,专修灵神,行迹诡谲,使用的就是神魂之力。

当初,他们进攻青莲剑派的时候,他只是略微的看了一下,后面就没有关注了。

“是魂殿的手段,是不是魂殿所为还不太肯定,但这矛头却是指向了他们,只是他们为何要这么做?难道是因为他们在青莲剑派折陨的弟子,心有不甘?但也不会找上陆家呀。”

兰云婷有些想不通,魂殿在青莲剑派一役,折陨了上百人,这都是一个势力的精锐力量,心有不甘是正常的。

但,只是因为这个原因,他们没有理由向陆家出手,要寻仇,那也是找青莲剑派才对。

“容我捋一捋!”时叁缓步向着门外走去,低头沉思。

这件事情,都是从陆家帮他们筹建拍卖会开始的,搞不好,真是冲着青莲剑派来的。

经过九大势力攻打青莲剑派一役之后,青莲剑派的人很少外出了,都是在闭关提升自己的修为。

即便是有一些外出的弟子,但是,这些人对于魂殿而言都是不足轻重,他们想要寻仇,杀死一两个这样的弟子,那根本就不足以解恨。

而这时,陆家在帮忙筹建拍卖会,他们出手了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第2页 / 共3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