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想到了另一件事,当下对符九问道:“符九兄弟,你可认识车河村的人,一个叫张得开,一个叫毕得紧?

当时遇到他们,他们身上都有天符宗的符篆。”

这时候,再次路过这个地方,这才想起,当时遇到的两人,名字很有意思,但是这并不足以令他放在心上。

主要是,这两人有天符宗的符篆加身,因为与符九认识的关系,倒是对两人有些印象。

不过,从青天封印小世界回来,他除了沉睡,就是忙这忙那,一时间倒是将这件事忘记了。

“我不认识。”

符九摇头想了想,说道:“不过,我天符宗有位弟子是出自于车河村,应该是他给的。”

“原来如此。”

时叁点点头,他也就是问一下,并没有什么目的。

万重山看着窗外闪过的景色,悠悠的说道:“那时候,某人就是在这里装疯卖傻来着,明明有着一身不俗的实力,却要装成一个什么都不会的普通人,还美其名曰,打酱油的。”

“当时我是真的打酱油,还是微尘给的金币!”

时叁伸了伸懒腰,对文澜说道:“丫头,来揉揉肩,感觉腰酸背痛的,对了,以后你就是我的御用丫头了,本尊那里就不需要你伺候了。”

文澜自然不会有什么意见,在她心中,时叁就是云十三,身为化身与本尊也没有什么区别。

马车很快就已经来到了天关城,天关城一如往前,没有什么改变,这里地势有些偏僻,人流不多,有一些普通人,为了生计,忙碌于奔波之中。

这些普通人,基本上都是早起摸黑,就是为了在天关城摆个小摊,卖点自产的特色。

附近的小门派居多,大部分的修炼者修为并不高,都会在天关城采集,也有许多修炼者会对这些普通的特色感兴趣。

所以,这些普通人只要勤恳,在天关城做点小生意,维持生计不是问题。

也有一些会从此地路过的修炼者,当然,这些修炼者大多数都是外出历练的,还是会给天关城带来很大的经济。

马车在人流稀疏的官道上穿梭,在微尘的指引下,拐过了两条街道,来到了东边有些偏的街道,在一座富丽堂皇的大宅院前停下。

这大宅院并不是寻常的普通砖石建造,而是用了玄灵界中堪比金刚岩的金橡木建造,特别是琉璃穹顶,在阳光的映射下,闪烁出耀眼的光辉,气象万千。

但是,就是这么一座豪宅,门前却是空荡荡的,没有一人守卫,大门紧闭。

一会,大门缓缓打开,一个略显富态的中年男子从宅院中走了出来,快步的来到了马车前,说道:“上仙驾临,快快,里面请!”

这人不是别人,正是陆元丰,微尘的父亲。

“怎能劳烦陆老爷迎驾!”时叁见到陆元丰出来,当下下了马车,向陆元丰抱拳一礼。

“爹爹~”

微尘从马车中蹿出,一下冲进了陆元丰的怀中。

陆元丰见到微尘也是一脸喜悦,但还是压住了激动的心情,说道:“尘儿回来了,先让贵客进屋,先进屋再说。”

这时众人也下了马车,纷纷与陆元丰见礼,时叁将马车收进了驭兽圈,向陆元丰问道:“你这怎么大白天的,却是大门紧闭,不见有人守卫。”

“先进屋!”

陆元丰领着众人进屋,一边痛心疾首的说道:“我这原本有几人守卫的,但是前些日子,出现了点情况……”

这从他帮忙建立拍卖会的时候开始,他们的麻烦就接连不断,开始的时候就是时不时有人出去被打伤,后来更加过分,已经出现了人命。

在半个月前,不知为何,几个护卫接连死去,这不是一个晚上杀的,而是一晚上杀一个,这有些像是警告的意味。

说话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第2页 / 共3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