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欢点头,“我们三个以前关系很不错的,只是……“

后边的话秦欢没说出口。

不过何以安差不多明白。

“既然没有什么希望,那就让他彻底绝望吧。”

秦欢不解的看着何以安,“何姐的意思是……”

“昨晚我小叔让他去相亲的,他拒绝了,还跟家里吵了一架,一晚上没归家。”

话说到这种地步,差不多秦欢就已经很明白了。

秦欢看着何以安点了点头,“我知道了。”

何以安朝着秦欢伸出手,“谢谢。”

秦欢伸手轻轻的握了下何以安的手,起身离开。

秦欢推开何琰的门进去的时候,何琰正在吸烟。

见秦欢进来,何琰顺手就摁灭了眼底,“签好了?”

秦欢点点头。

“阿荡刚才出去了,没遇见?”

秦欢上前站在办公桌前看着何琰,“阿琰,是不是还在生气?”

何琰挑眉,“生什么气?早就忘了。”

秦欢抿了抿唇,“以安姐说何叔叔给你介绍女孩子了?”

何琰嗯了声,“长得不错,看着挺温柔的,是我喜欢的类型。”

秦欢点点头,“那就好好考虑一下吧。”

“那肯定,毕竟好不容易遇到一个看着很不错的。”

秦欢听着何琰的话,欲言又止。

最后还是什么都没有说,跟何琰打了声招呼,转身离开。

在秦欢转身离开后,何琰脸上的仅有的一点笑意便消失的干净。

如果这是你希望的,那么我会做到的。

“去见过阿琰了?”周荡见秦欢下来,下车帮她开了车门。

秦欢嗯了声,“阿荡,是我们对不起他。”

周荡笑了下,“别乱想,感情不是别的什么,能让。”

秦欢知道周荡的意思,便点了点头,弯身上了车。

“昨晚去哪了鬼混了?还一晚上不归家。”何以安推开何琰的办公室,“等会有个会议,你去。”

何琰叫苦连连,“姐,你是我亲姐,我现在还是个半吊子,这种严肃的事情你就不能是一手操办吗?”

何以安直接将开会用的资料甩在了何琰的桌上,“你自己看着办,我下午还有别的事情。”

何琰叹气,“姐,你这样我都没时间谈恋爱了。”

何以安在听到何琰这话后,看向他,“有喜欢的姑娘了?”

何琰回道,“我爸不是给我安排了个什么姑娘吗?听说长得好看还很温柔,我这不得把握住嘛。”

何以安带着笑意看着他,“我可是听说昨晚某个人因为这件事情跟家里闹别扭,还摔门走了呢。”

何琰捂脸,“姐,你别听他们乱说,我下午就去见见那姑娘,争取尽快娶进家门。”

何以安无奈的摇头,岔开了话题,“资料你先看看,不太明白的你再问我。”

何琰拿起文件一边翻看一边跟何以安说话,“姐,你跟姐夫天天各忙各的,为什么感情还这么好?”

何以安一听他这话,“你问的这是什么意思?”

何琰将刚翻开的资料放在桌上,“我就是很好奇,明明你们两个人每天都是早出晚归的,白天基本都不在一起,晚上有的时候姐夫会去忙别的事情,你们接触的时间都不如你跟我在一起的时间长,你们之间为什么一点矛盾没有呢?”

“先谋生再谋爱。”

这话对于何琰来说,有点深奥。

“算了,这种深奥的话题不适合我来问。”何琰又重新拿起资料看了起来。

何以安没打扰他,转身离开。

午时一刻。

何以安将车子停在了京城一家地下新开的拳场门口。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第1页 / 共2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