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陶安博:“若真是如此还好些,就怕她仍旧藏在我宗门内,伺机再伤我星云宗的精英后辈。”毁了一个花天凌就很够呛了。

温如颜沉吟道:“天凌重伤之后我曾联系身在上界的父亲,他暂时还无法下界,但传送给了我一件特别的灵符,据说有搜索勘查之能,或许依靠此灵符可以发现那个女魔头的踪迹。”

陶安博喜道:“哦?竟然有这等宝符?你怎么不早说?”

温如颜脸露难色,有点无奈地道:“不瞒陶师叔说,花念虽然重伤了我夫君,但我夫君和她终究同出花氏一族。别人拿出这张符就罢了,若是我拿出来,终究是有些不好。”

陶安博道:“你想多了。那女魔头行如此恶事,别说是我等了,就算是天凌在此,也断不会说你什么。”

温如颜道:“虽说如此,我还是担心会因此事影响到我和天凌的感情,是以不敢将它交给师父(她并没有拜林照为师,这么称呼林照是跟着夫君花天凌叫的)。

今日既然碰到陶师叔,索性便将它交给您吧!”说着她便拿出一枚符篆来,“不知能否请陶师叔替我保密,不要告诉他人这符是我拿出来的。”

陶安博接过那张符,沉声道:“既然你有此担心,我不对他人提起这符的来历就是。”

温如颜道:“多谢陶师叔了。”

陶安博当下就催动了那张符,符上立刻显出一道道的法能,在虚空中凝就出影像,显现出之前楚念在无望崖驻足的情况,之后她就在这里消失了。

这符还真有用。

陶安博惊讶道:“那女魔头果然来过无望崖,可是,她怎么会在这里凭空消失了?这张灵符乃是上界之物,而花念只是刚入大乘的魔尊,不可能逃脱它的追踪。”

温如颜道:“这张灵符虽是父亲所赠,但并未入仙级,乃是大乘顶峰级别的。如果花念也启动了大乘顶峰级别的灵符,逃遁、空间转移等等,它就追踪不到了。”

陶安博:“这么说,她当时应该是启动了这个级别的符离开了这里。”

温如颜点了点头,道:“想来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