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天凌:“一个才只有五六岁的孩子。”

楚念坦承道:“没见过。”

她掏出几瓶丹药递给了花天凌,嘱咐道:“黑色的这瓶可以医治魔天掌的伤,每天只能服一粒,一个月后伤势可痊愈。”

魔天掌毕竟是原主的绝技,原主当然有治愈医治它造成的伤患的药。

“蓝色的这瓶名唤渡灵丹,可以帮你重铸仙灵根……”

“仙灵根?”花天凌骇然惊问。他那个小师弟之所以修炼如此之速,就是因为拥有仙灵根。

楚念点了点头。

花天凌狐疑问:“你怎么会有这种丹药?”后天造就仙灵根的丹药,只有仙界才有。

楚念道:“这个你不用管。”都是她在那枚从无望崖底找到的随身空间里翻出来的。

那里有许多丹药灵草,楚念发现她自己居然全都认识。至于为啥认识,呵,估计是她在转生成为影后以前可能是个炼丹师,或者学过炼丹、种植仙草之类。

“……还有这银色的小瓶,”楚念接着说道,“可以助你日后修行,在你塑造出仙灵根之后可以借助这瓶丹药来迅速恢复修为。”

虽说灵根被毁,但是花天凌的筋脉都已经被灵力打磨滋养得异常坚韧,只要灵根一成,配合上好的丹药,还是很有可能在仙途上继续走下去的。

想了想,楚念又掏出一个印有特别花纹的小黑瓶递给花天凌,道:“为防有人再拿你做文章,以此来打击我,这瓶丹药你或许可用。它可以将你的身体营造出重伤的假像,而且显出的伤势跟现在的伤势相差无几。”

花天凌修炼百年,自然是有自己的心计,不需要楚念教他太多。楚念给了他那些药之后仍旧藏身在墟中,御使着那枚空间法器出了洞府。

不想刚出洞府就看到温如颜的背影,看起来匆匆的,也不知道是要干什么去。

她不是在炼丹室给花天凌炼什么楚阳丹么?楚念心中疑惑,御着空间法器偷偷跟了上去。

楚念发现她竟然径直往无望崖去了。

之前那个道尊,生的横眉立目的,天生一副严肃面孔,居然又回到了无望崖,应该就是温如颜之前提起的那个陶安博。

“陶师叔!”温如颜朝他行了一礼,温声唤道。

温如颜在星云宗内其实并没有真正的拜师。但按宗门规矩,凡是修为高上一个大境界者,都要尊为师叔;高上两个大境界的就要尊为师叔祖。

陶安博朝她点了下头,道:“佟师兄不是已经下令,你们这些化神修士一律藏在自己洞府中,以大乘后期的法阵护持洞府,没有宣召不得出来么?”

花天凌是花念的侄子,都被废了,星云宗这几个大乘道尊可谓是忧心忡忡啊!对十三个化神大修士以保护为要,这才下了这道严令。

温如颜叹息了一声,红着眼睛,楚楚可怜地道:“天凌伤重如此,我心焦急,哪里待得住?想到前辈花英海生前极为喜爱天凌,所以想着前来吊唁,希望他在天有灵,能够保佑天凌早点好起来。”

她如此一说陶安博不禁也是无奈长叹,道:“花英海虽与尹天南这个魔头相交,但为人却是真正的君子,不想却生出花念这样心狠手辣的魔头。”言罢连连摇头。

他这话说的就很“道修”,别说是原主花念了,就连楚念听到都差点想蹦出去狠狠给他一耳刮子:既然是真正的君子,当初他被你们星云宗逼死的时候怎么没见你跳出来为他说句话呢?

“陶师叔,那个女魔头至今没在这里出现,是不是不会到这里来了?”温如颜道。

陶安博道:“本尊也不清楚啊,但是整个山门我等都已仔细搜寻过,始终没发现她的半点踪影,除了这里,我实在想不出她还会到哪里去。”

温如颜:“她夺了天凌的令牌,想必早就逃离了星云宗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第1页 / 共2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