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感性,总喜欢多愁善感,什么事都能往命运好坏上联想。

而男人则更加理智实际,一句话就能从现实角度总结到位。

什么命运不好?什么运气不好?

“这就是没事露能,总想着不走寻常路让人高看她一眼!要是小时候好好的,没有那些精过度的傻却行为,说不定现在跟你一样正常结婚生子,生活幸福了!”

卢宋被戳了心窝,抬眸就瞪他,“我生子了吗?”

楚啸威眨眨眼,知道对不住她,也不敢惹,急忙就着刚才的话继续,“我是说屈小颖,多行不义必自毙!上中学那会儿要老老实实的,喜欢谁就自己喜欢,不去想些歪门邪道,不执着也不强求,说不定不会跟张岩发生关系!后来怀孕,如果脑袋清醒点知道自己该去正常上学,而不是杠着非要生下来,说不定她姥爷跟她妈还不会早早的离世!再后来参加工作,如果做的是普通工作,老老实实勤勤恳恳,而不是铤而走险急功近利,说不定现在也找到好人家,好好过日子了!”

谁说不是呢?

可,现实上生活中,很多事情都可以重来,唯独成长这条道路不可以。

‘说不定’这词这是个假设,性格摆在那儿,就算有其他假设,有那样的性格,说不定她还会选择这条。

“那是她的性格出现了问题,”卢宋喝了一口果汁,接上他的话,“不是说性格决定命运嘛!她从小到大都喜欢耍小聪明!所以,走上这条路很必然。”

楚啸威点点头,“做人啊,还得脚踏实地!老老实实奋斗虽然累,可是堂堂正正比什么都强!”

“那她大概会判几年?”卢宋问,“其实我觉得也挺不公平的!明明主谋是权宏亮苏金昌权振宇他们,可现在重点全都压在屈小颖的身上,一群大男人,最后让女人背黑锅,感觉挺欺负人!”

尤其像权宏亮那种背后靠山一大堆,而屈小颖什么都没有光杆一个,更是鲜明的对比。

只要想想,就觉得她挺倒霉。

楚啸威边吃边随口跟她分析,“屈小颖目前涉及三个案件,第一就是非法放贷,暴力威胁受害者,致人死亡,这个案子情节比较严重。第二是勾结权宏亮贩卖人口,行贿受贿,走私货物等,这个案子权宏亮是主犯,她是从犯,第三是张颜之的强***间案,属于帮凶。三案合一,最起码得10年往上,不过她主动交出了权宏亮的犯罪录像,再加上愿意转为污点证人主动指认的话,会酌量减刑。”

至于张岩被撞的案子,张岩一口咬定是楚啸威,暂时没有说屈小颖的事儿,所以就算了。

卢宋问,“这还是人曹俊辉替她求得情吧?”

楚啸威点点头,“曹俊辉也知道视频就在屈小颖老家,可就憋着不吭,非要让屈小颖自己主动交代,这是把机会让给她....”

“啧啧....”卢宋咋咋舌,“多有情有义的男人,自己宁可坐牢也得让屈小颖减刑,真是可惜了!”

“.....”

楚啸威摇摇头,这态度变得真快,“屈小颖的刑期绝对比他的长,以曹俊辉的性格来说,挺正常。”

卢宋又问,“张颜之的强**间案都过去好几年了,当时报了警,又撤了案,双方还达成了和解,还能审吗?”

“能,”楚啸威很坚定,“曹俊辉为了帮老婆报仇设计了这么多,你觉得张颜之能不知道他的计划?”

“百分之百知道!”卢宋非常肯定,“你忘了我之前让马赛给我弄了个匿名服务器试探张颜之,她居然非常肯定地说刘俊丽不是跳楼自**杀,而是被药死的。这肯定是曹俊辉跟她说的......”

“所以,张颜之应该留的有当年被侵犯的证据!只要有证据,就能再立案。”楚啸威又纠正道,“还有,刘俊丽的死也不是曹俊辉说的,是他做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第1页 / 共4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