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苑还跪在地上,听到这番话,一脸错愕地抬起头,诧异地看向宇文昊。

“陛……陛下……”

彩苑一时不知所措,有些不明白宇文昊的话,一脸迷惘。

就连昕嫔也是一脸惊讶,望着宇文昊,不知如何是好。

“李喻。”

宇文昊冷眼看向李喻,指了指跪在地上的彩苑。

“拖走,赶出宫中。”

彩苑万万想不到,自己竟然会因为这点子事情,就被逐出宫中。

“陛下……陛下……奴婢不敢了……请陛下饶过奴婢吧。”

彩苑一边说着,李喻等人却已经拖着她往外而去。

她双腿在地上又蹬有踹,可哪里是这些太监的对手?

“昕嫔娘娘,您救救奴婢啊。奴婢可都是听您的命令行事啊。”

彩苑焦急之下,竟然将昕嫔也供了出来。

昕嫔面色发紧,低着头,一双手搅弄在身前,手中的帕子拉得老长。

“等等。”

萧歌盯着昕嫔,抬手打断了李喻等人的动作。

彩苑被扔在地上,双腿一软,人也趴了下来,呼哧呼哧喘着粗气。

萧歌缓步上前,居高临下,盯着彩苑,唇角微微扬动,露出一个淡然的笑容,“本宫给你一个活命的机会。”

听到萧歌的声音,彩苑似乎抓到了救命稻草,猛然抬起头,喜悦地望向萧歌。

“娘娘吩咐。”

“你只要肯告诉陛下,昕嫔娘娘将你安排在本宫身边,到底想做什么。本宫就放你离开宫中,给你在宫外找个安身立命的地方。如何?”

彩苑喜悦地抬起眼,诧异地望着萧歌。

看出了她眼中的欢愉,萧歌也多出了几分笑意。

她缓缓蹲下身子,一只手挑住彩苑的下巴,让彩苑看着自己。

“怎么样?我说到做到,你肯答应吗?”

彩苑与萧歌四目相对,心中自是十分愿意将所有事情都告诉萧歌。

可是,她又想到了什么,缓缓别过头,胆战心惊地看向一侧的昕嫔。

昕嫔目光阴沉,正直勾勾地盯着彩苑。

想到自己两个弟弟妹妹的性命,彩苑还是别过头,红着眼,做了许久的心理斗争,才咬着牙,摇摇头。

萧歌倒是没有想到,彩苑竟然宁可被赶出宫中,也不肯实话实说。

她颇有些诧异地打量着彩苑。

意识到彩苑目光之中的畏惧,萧歌别过头,又扫视了两眼昕嫔。

看来,昕嫔手中握着的东西,只怕要比彩苑自己的性命还要重要。

自己想要在彩苑的口中问出东西,已经不可能了。

想到这里,萧歌站起身,无奈地耸肩,“既然如此,那就劳烦李公公了。”

李喻答应一声,便一把将彩苑拉了起来,就往外而去。

看到彩苑被拖走,昕嫔的目光才终于沉了下来,心中也微微安定了几分。

“陛下。”

她娇柔地凑到宇文昊身边,葱白的手挽住宇文昊,抬起眼,眉目之中带着笑意,凝望着宇文昊。

“臣妾身子有些不舒服,想先回去了。”

此刻宇文昊的眼里只有萧歌,哪里还顾得上昕嫔。

“好。”

眼看着宇文昊连看都没有看自己一眼,昕嫔一脸的尴尬。

她行礼才要告辞,萧歌却沉声唤住。

“昕嫔。”

昕嫔停住脚步,别过头,看向萧歌。

她唇角带着一抹笑容,慢慢地走到昕嫔面前。

从前,因为魏征的缘故,萧歌还总是觉得,昕嫔是个受害者,对她留有情面。

可是,后来的几次事情里,昕嫔都是主导者。

最令萧歌无法释怀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第1页 / 共2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