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四层的楼道内五名执行者已经彻底陷入了死寂,每个人静静地听闻狂躁的风雨吹打在玻璃上的声音,却没有人在此刻能够具备解决当前局势的方法。

大规模的线索碰撞,已经将这次任务的神秘面纱揭露了大半,2004年的白日杀人案是真相之地,并很大可能会直接作用在现时现地的深深公寓!

容川的手掌不自然地拂过兜内隐藏着的拨浪鼓,低头垂眉之下,没有人能够看出他心灵中的神人交战!

尽管他现在已经几乎可以肯定,当初的被切割之物,就是他兜里的半只拨浪鼓,执行者们要找到真相、要找的物件,就是剩余的半只拨浪鼓。

但是他更明白,即便是此刻他将兜里的拨浪鼓拿出来,也完全无济于事!

一切都已经太晚了,错过的时间无法再挽回,更何况那是十二年前的世界,十二年前的真相,以人力完全不可能掌握当年之事,这本身就是一件不可能的任务!

容川的眼神在昏暗的走廊中,显得幽深,他瞳孔内的光芒显得有些迟疑,最终却不可避免地沉寂了下去。

哪怕是知道半只拨浪鼓的存在,明天进入白日杀人案的那一刻,也要同时面对诅咒爆发,完全没有时间、也没条件去找出藏在2004年的那另一半拨浪鼓!

“我将1301房间内的一家大小全杀光了,算是我自动放弃调查吗?”

无名算得上是唯一一个没有被当今情况所影响之人,或许早在许久之前他就认清了命运,他之所以现在还要活下去,也不过为了一些人类终究无法摆脱的情感与牵绊。

他的话语将徐朗的注意力吸引过来,他的脑海现在很混乱却又很清晰,正在从瀚如烟海的杂乱之中找出一个完善的计划,无名的话语似乎让他开始有了一丝狐疑。

无名将那一家都杀光了,随后好像就没有再进入白日杀人案,这到底算得上好事、还是坏事,至今徐朗也没能思考明白。

他朝着无名摇了摇头,没有选择说话,他还是在等待着时机,在从白日杀人案离开之际,他就想到了一个很是夸张的计划,不过这一点需要他和零仔细的探讨一番,才能确定是否可行。

沉默了许久的严言,此刻抬起了手腕,看了一眼时间之后随后说道:“现在是6月19日的晚上七点十分,按照昨天的规律来看,还有二十分钟的时间,今日的吞噬情况将会发生!”

严言在这次任务,也很是特殊,他自始至终都没有受到过银裙恶灵的威胁,这就导致他的任务很简单,去调查那个疑似第二只、吞噬楼层恶灵的情况。

也正因为这一点,他对于徐朗等人完全帮不上任何忙,他所掌握的情报远不如徐朗,更不能提出建议,只能全盘将一切交给他。

严言可谓是报社之内,最为了解徐朗之人,他看得出尽管徐朗此刻脸上的愁容显露,可是却远不是容川那般绝望,这代表着他还有一些筹措,只要他确定徐朗没有放弃,那么他就可以去安心做着自己该做的事情。

“剩下的时间留给你们,我需要无名和我走,去探查空间悖论之事。”

说完这句话他不留痕迹地在零的身影上扫了一眼,没有再多说什么,继而极为大胆地直接前往了第十三层!

无名无声地望向了沉思的徐朗,像是有些犹豫是否要在这个时候随严言离去,他不清楚当今情况下,徐朗需不需要他的帮助,尽管他也不知道能为徐朗做些什么。

徐朗感受到了那阵目光,没多说什么,点了点头,他对于严言很是信赖,想来他是在昨天的经历下有了一些猜想,是否要进行验证,有无名的帮助,他也可以更好的为明天之事做准备。

无名在得到示意下,随着严言的身影下了楼,他为人一直很有自知之明,既然头脑与观察能力无法与严言、徐朗相比,那么想要完成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第1页 / 共3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