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信众的安危上,再费费心,多给大家一点指点吧!”

完后,拉奥便转过身,含泪给莫依谢深深鞠了一躬,既是诚恳请求,又是在感激老者对教会、对教众和对老城区的,一生的贡献。

莫依谢沉思一会,没转头,晦涩地说道:

“要拯救病入膏肓、垂垂老矣的老城区,基莫不行,我也不行,一般意义上的英雄恐怕都不行!”

拉奥擦拭一下眼角,仍有点不解地问道:

“您的意思是?”

莫依谢又沉思良久,才下定决心似地,用更坚定有力的声音回道:

“能让人起死回生、返老还童的,能拯救教会和老城区的,唯有神明!”

……

研究所内,战斗已进入尾声,所有自动机器人和负隅顽抗的半超人都被市民们完全粉碎。

尽管难免付出了近千人的巨大死亡,尽管市内已有孩子或妻子为死去的男人们哭泣,可包括那些逝者的遗孤或遗孀在内,大家都觉得这场战斗真是迫不得已,并愈发对那仍躲在避难所里的罪魁祸首恨到咬牙切齿。

众人皆表情仇恨地瞪着各屏幕上的那扇避难所大门,用沉默骇人的目光,无声地等待着大门打开,等待着里面的那主事者为费多尔、为所有在战斗中死去的人血债血偿。

过三分钟左右,在信息组众人的竭力攻击下,在多只机械战兽的密切配合下,大门的电子防护终于被攻破,朝所有人徐徐敞开。

所有人都不由愈发瞪大眼睛、目光也愈发骇人。

但等那负责人完全露出战栗不堪的模样来,大家却都不由感到难以置信。

出现在大家眼前的男人或许仍能称之为少年,虽身材颇为高大健壮,却依旧能从脸上看出明显的青春气息,一副才成年不久的样子。

他身体紧紧地缩在墙角,不仅浑身正控制不住地不停抖动,双眼也满是恐惧哀求的泪水,手上只拿着一把同样抖个不停的小型手炮。

凶手看起来和大家想象中的凶恶或奸滑都大相径庭。老兵眉头一皱,转头朝顾雷问道:

“不会搞错了吧?真是他下令攻击小费的?他除了健壮不少,看起来也没比小费大多少啊!”

顾雷为以防万一,又查了一下研究所里的通讯录音,并放出来给都多少有些怀疑的大伙听听:

“阿穆里少爷,您放心,我已命令加福留沙去处理这事了。所有胆敢冒犯您的人,都必不会有好下场!”

“是嘛,那就谢谢你了,邓肯!你真是帮我大忙了。”

“诶,哪里哪里,不就是收拾几只不长眼的猴子嘛?有什么大不了的?小事一桩!”

“好,那就这样吧!记得替我向令尊布里尼先生问好!我阿毕列保证,会永远记住你们的恩情的。”

“谢谢少爷,也感谢你对我父的挂念!”

听出录音里那谄媚的音色正符合那年轻人年纪,众人纷纷感到怒不可遏。

一个原扶着老兵的男人,当即就喘着粗气,三步并作两步地冲到那叫邓肯的年轻人面前,指着他鼻子就义愤填膺地喝骂道:

“你心肠怎么这么歹毒?你明明油光满面,过得比小费和我们都好不知多少,却怎么没一点同情心,竟对一个吃不饱、穿不暖、还小你好几岁的小孩下毒手!你年纪轻轻的,怎么就这么丧心病狂!说——,为什么!”

男人两眼瞪得就跟铜铃似地,骂得口沫横飞。

他自己就是一个父亲,也有一个孩子。

他正是那最先来支援顾雷他们的勇敢孩子的勇敢父亲。

而他身后的、屏幕外的男女老少听了,亦都愈发愤怒,都龇牙咧嘴地瞪着邓肯。

“杀了他,把我老公还给我!”

“杀了他,我爸也是被他害死的!”

“对,杀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第2页 / 共4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