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书房。

曹家的事情已经解决,嘉丰帝也就没必要一直窝在养心殿,现在正是重新将权利掌控在手里的好机会。

可当兵部尚书,将‘无忧军’的名单递上来后,他却忽然有种大势已去的感觉。

容燕启是有能力的,他一直都知道,所以才会在边疆建立那些战功后,将他召回来,免得造成‘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的下场。

回到京城之后,更是进行了各种各样的打压,将他手中的兵权收回,然而在宫中还是被暗中建立了一支三千人的‘无忧军’。

这要是在京城、在整个西周国,那容燕启就是拥有一支属于他个人的军队,这要是做起什么事情来,还不是轻而易举吗?

“老七此刻在哪?”嘉丰帝端起书桌上的茶水喝着。

“七王爷从那日之后,就一直待在禁军所,协助卫统领清查禁卫军。”李公公道。

嘉丰帝双眸一沉,气愤地道,“宫中如今已处处都是‘无忧军’的人,现在是连禁卫军也不放过了吗?”

“七王爷不会做如此想。”李公公劝慰。

‘噹’嘉丰帝将茶杯扔到书桌上。

“皇上息怒。”李公公跪倒。

“或许老七不会如是想,但其他人呢?依照他现在的风头,会不会认为太子之位已非他莫属?开始攀附与他?以后朕所说的话,谁还会听?”

说来说去,嘉丰帝就是不想让自己手中的权利,被任何人夺走,包括他的儿子。

李公公一直以来是信服于嘉丰帝的,但是经过这段时间发生的事,他发现自己侍奉了一生的主子,实在太过于恋权,才会导致皇子之间相互厮杀。

跪拜在脚下的李公公不说话,让嘉丰帝心中的愤怒更甚,抬眸声音清冷地道,“杨鉽。”

哗。

杨鉽出现在御书房的书桌前,“参见皇上。”

“传令,让沈代灵来给朕请平安脉。”嘉丰帝道。

“皇上,三思。”李公公开口,身体伏低。

“快去。”嘉丰帝再次命令。

“是。”杨鉽领命离开。

禁军所。

“王妃脉象正常,但情绪比较暴躁,不排除是因为有孕在身导致,需要王爷出面安抚一下王妃的情绪,以免发生后悔之事。”楚承安回禀。

“王妃认定自己的身体已经无碍,拒绝再次喝药,食欲更是不振,今日的早膳、午膳都只吃了两三口。”书琴汇报。

容燕启坐在书桌后,听着两人汇报一句,心就往下沉一点,那种被压迫的感觉,让他感觉呼吸都带着一丝疼。

“知道了,你俩下去吧!”他挥挥手,看似并不在意。

书琴和楚承安对望一眼,行礼退下。

“王妃是想见王爷了,才会故意做出这些事情来。”卫统领身为过来人,说出自己的观点。

容燕启微微移动一下有些僵硬的身体,“本王知道,所以不会任由她拿捏。”

“王爷是在跟王妃较劲吗?可王妃现在怀有身孕。”卫统领劝慰,明明就忍得很辛苦,却非要撑着,何必呢?

容燕启放在桌上的手紧握成拳,“对于总是失信与本王的人,若现在还继续纵容下去,那……”

“你只要再放任三天不管,你就再也找不到她了。”随着一道嘲弄的声音落下,容越萧走进来。

容燕启冷冽的双眸看向他,“你今日领旨出宫之事,本王已知晓,无需前来告别。”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第1页 / 共2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