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过来讲,大陆军分兵救援亚尔夫海姆,或许会因此错过反击的良机,在战略上落入被动局面,可至少对南方同胞有个交代,以行动维护了南北两地的团结。

退一万步说,哪怕派去救援的部队顶不了大用,无法改变亚尔夫海姆陷入战乱、民不聊生的命运,最起码尽到心意了,可以理直气壮的说一声“我们尽力了”,南方同胞纵然心有怨气,也只能去找斐真侵略者报仇,怪不到大陆军头上来。

其实纵观乔治·瓦萨的军旅生涯,每逢要求他做出关键决策的时刻,总是会显露出这种“不求有功、但求无过”的心态,为此也招来很多批评的声音,指责他“保守”、“平庸”、“缺乏魄力”。

这些批评未尝没有道理,但是换个角度来想,保守就意味着审慎稳健,平庸意味着没有拥兵自重的军阀野心,缺乏魄力表明他不会轻易拿手下官兵的生命去冒险,而恰恰是这种“不求有功、但求无过”的作风,使他在当下成为最适合担任大陆军总司令的人选。

乔治·瓦萨倾向于分兵支援王子港,却又不想引起“北方派”军官的误解,怀疑总司令私心太重,偏袒同乡,不便当众表态,就给“大陆会议”写信,以客观中立的笔调列出拉瓦尔和盖茨各自主张的两套方案,请大陆会议的代表们做决策。

从程序上来讲,大陆会议是大陆军的上级机关,军队听从政府的调遣合情合理,瓦萨这么做,或许有推卸责任之嫌,但是南北两派都挑不出毛病。

其实瓦萨将军还有更深一层的考量,这封信还没寄出去,他就已经猜到结果了。

大陆会议就驻扎在王子港,即便出于自身安全着想,官僚们会作何选择?

答案显而易见。

大陆会议第二天就发来回函,明确支持分兵救援的方案,而这正在乔治·瓦萨的预料之中,北方派的军官再怎么不情愿,也只能把怨言发到大陆会议的文官们身上,到头来还是得执行政府下达的命令。

透过瓦萨将军处理这场纷争的手段,乔安不难看出,总司令阁下的政治智慧远比他的军事才能更杰出。

南下支援王子港的决策已经定下来了,接下来的问题是,这支部队应该由谁来指挥?

大陆会议指定的人选,正是查尔斯·盖茨将军。

大陆会议委任盖茨将军出任大陆军南方战区总司令,不仅因为他出身于亚尔夫海姆,在亚珊帝国属殖民地时代曾长期担任亚尔夫海姆的驻军司令,出身和资历都最适合出任这一职务,其实还带有一丝补偿的意味。

今年3月下旬,由于受到远东皇帝罗兰一世的干涉,大陆会议未能通过撤换总司令的决议,盖茨将军不得不继续屈居于瓦萨将军之下,为此深感不平,与瓦萨之间的关系也愈发紧张。

为了安抚盖茨将军,同时也是避免大陆军高层内斗愈演愈烈,大陆会议让乔治·瓦萨率领半数部队留守锻造谷,紧盯驻守自由港的克林顿兵团;同时任命盖茨将军出任大陆军南方战区司令官,率领两万大军南下保卫亚尔夫海姆,抵御温斯洛普伯爵的远征军,看起来是一个两全其美的决定。

如果盖茨将军在南方战场上击败温斯洛普伯爵,必将超越瓦萨成为大陆军的最高统帅,远东皇帝也无话可说。

那么盖茨将军此番领兵南下,前景如何?

至少在当时来看,比乔治·瓦萨在北方的处境好得多。

亚尔夫海姆是查尔斯·盖茨的故乡,他对当地的环境与社会都很熟悉,在南方有着广泛且根深蒂固的民意基础。

反之,温斯洛普伯爵却是劳师远征,在亚尔夫海姆人生地不熟,很难在这片敌视入侵者的土地上击败盖茨将军这个“地头蛇”。

就这样,温斯洛普兵团从自由港乘船起航短短两天后,查尔斯·盖茨就拿着大陆会议的委任状,带领两万大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第1页 / 共2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