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斯年没有想到,当他见到陶苏海的时候,对方的身边还带着一个女人!他仔细打量着那个女人,大脑稍微转动了一下,对于对方的身份心中便有数了,嘴角便露出了一丝笑容!

随后端起桌上的咖啡抿了一口,苦,但也提神;接下来,该交谈的东西,总归要交谈的!而且,他调查的资料都带来了!就等着见到陶苏海,将其中的利害关系告诉给对方听,以寻求到对方的支持!

原先他还有些不放心,担心陶苏海会为了不影响自己的声誉而做出同江海柏一样的决定;因为男人嘛,即便面对着至亲骨肉,却还是能够保持住理智和理性的,还是分得清楚利弊的!

根据傅斯年的调查和了解,原本陶苏海和陶天宇之间的关系就没那么亲近!陶苏海整天忙着自己的事业,根本就很少回家,对陶天宇的过问,也大多只是随口和象征性的!反正他也对陶天宇很放心,便心安理得地继续着这种不负责任的父亲的行为!

不是不自知,而是知道之后懒得去改,只是为了更好地满足自己的私欲,让自己过得更加的自由快乐一点!而且他现在有的是钱,也早已经习惯了人前的伪装;没了钱方面的烦恼,按理说应该就可以无忧无虑的了,但是现在的他并不是这样的!

他内心的烦恼反倒变得更加的多了起来,但是烦恼再多,来自家庭的烦恼却总是被他刻意地减少和避免着!因为他一直认为,一个干大事业的男人,成家生孩子就是为了免去后顾之忧!

虽然有了家庭有了孩子之后,商场上的战争依旧是那般的火热,但是后院也总是那般的不得安生,这让他夹在中间,两头受气!而且在他看来,家里的关系日后总有时间去弥补,但是一单生意没了,那可就是货真价实的一大笔钞票没了!而且事业干到他这个份上,早就不会只凭借着义气,去只为手底下的人考虑了;因为毕竟,拿大头的始终是他和他背后的利益群体!

一单生意没了,工人们那少得可怜的工资,他还是完全能拿得出来的!再者说了,他也早就已经实现了财富自由了;他的资产,即便放在银行里,都够他吃上一辈子的了,更别说他还会拿着那些资产,去请专业的人士替他理财,为他赚取高额且有保障的收益!

甚至他还可以背地里耍手段,向银行贷款去发展自己的事业!总之一句话,他现在之所以还这么的忙,大概率是他已经忙习惯了,闲不下来了;而且总有一种错觉,陶氏集团离了他,就转不了了!

也许,他只是担心和害怕有人会取代他!所以,他才会拼命地守住手中的权力,等着陶天宇大学毕业后来接他的班;为集团注入年轻的血液的同时,也为家族的未来铺好后路!

说起来,他的眼中真的就只有利益而已;一个商人,不唯利是图,又怎么能成功呢?不说他们成功之后要怎么着吧,他们要想成功,首先的一点,就是要把利益关系摆在第一位!

所有的情谊,都得放在利益的天平上去称一称,看看值不值得!至于商人们鼓吹的博大的心胸嘛,那无非就是想要漂白自己不堪的形象所采用的一种手段而已!很拙劣,但是在如今这样的商业社会中,人们却能很容易就相信这种拙劣的说辞!

为什么呢?因为人们只会相信他们愿意相信的,相信那些能够带给他们希望和好处的!哪怕那种希望是虚无缥缈的,那种好处是微不足道的!

国家要大力发展,就必然会养成人们唯利是图的金钱观;只有这样,他们才会牟足了干劲去大力地发展经济,去一切向钱看,这样才能带来国家的发展!人们累死累活,换来经济的好转!

陶苏海是一名成功的商人,这点道理他自然是懂得的!只是身为当局者,身为掌握话语权、带动民众的当局者,他开始狡猾地装聋作哑,眯着双眼,谎称自己看不清楚,借助着这种手段来蒙住尚存的良知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第1页 / 共3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