察觉到隐匿于望舒道君的背后,为其封锁气机,叫天地之间的其他人,根本就察觉不到望舒到了天河,更是切割时空,借助天河奇异无比的地势将天河水府从时空当中切割出来,自成一体的白泽道君以及师北海两人,云中君也不由得又是好气,又是好笑。

到了这个地步,他有哪里还不清楚,这分明就是师北海和白泽在最后关头又有了什么疑难,由‘不甘于替云中君背锅’,这才是动了些手段,将望舒道君引到了天河水府,想要在这天河水府当中将一切都给敲定。

“陛下不能出场?”当白泽和师北海偷偷传音给云中君说了他们最后的为难之后,云中君却是眉头一挑,露出了全然不知此事一般的神色。

而在旁边,望舒道君的眉头,已经是重重的竖了起来——天庭借助天地之势,以种种手段强破她以天后之身入主太阴,于众目睽睽之下与天帝太一借为道侣,对于此,她心中本就有所不满,可到头来,天帝太一竟还不能在他们结成道侣的典礼当中出现——对于望舒道君而言,这可谓是自诞生以来,便从未遇到过的羞辱!

若真是如此的话,望舒道君纵然是奈何不得天庭的诸人,但在那缺少了另一个主角的典礼之上,望舒道君绝对是不吝于以鲜血来告诉天庭,当一位先天神圣被逼到了墙角之后,会有怎样的反抗!

“望舒道君何必听他们两人胡说?陛下虽然闭关,可结成道侣这般重大的事,陛下怎么可能不出面?若是如此的话,这又岂止是对道君的羞辱?更是对那几位大罗之机执掌者的羞辱!我天庭,就算是再如何的狂妄自大,也不可能拿这种事开玩笑,将天地之间所有的神圣们都得罪得干干净净的吧?”云中君一脸的坦然之色,令一边的师北海和白泽道君都有些怀疑,是不是他们在勾连四方的时候,云中君又悄悄的去见了天帝太一,和天帝太一沟通过望舒的事,并且成功的说服了天帝太一。

“是吗?”望舒道君神色稍稍变得温和一些,但态度依旧是冷漠无比,不过被白泽他么你这么一打岔,望舒道君却是将自己来到这天河水府的初衷,都忘了得干干净净——或者说,与太一能不能出场这件事所造成的影响相比,她之前的初衷,着实是算不得什么。

……

“云道友,陛下当真是可以出场吗?”待得望舒离去之后,师北海和白泽才是出声问道,一脸的紧张。

“陛下能不能出场,不,准确来说,出场的是不是陛下,这就得看在你们眼中,‘陛下’到底是谁了。”云中君沉声道。

“云道友这话是什么意思,陛下当然是太一,唯有太一才是殿下!”白泽道君和师北海皆是齐齐出声,“若是云道君以为,能够找另一个人来冒充陛下的话,那这想法,还是趁早打消的好!”

“我又何曾有过这样的想法?”云中君垂下目光,“不过我倒是想要问二位一句——若陛下只是太一的话,那而今端坐于凌霄殿的那位,又是谁呢?”

“你是说,均?”云中君这么一说,师北海和白泽,才是回过了神。

“错了,不是均,而是帝均。”云中君抬起目光,望着凌霄殿的所在。

伏羲道君陨落之后,以白泽的能力,在处理事务的时候不能如同伏羲道君那般面面俱到,令所有人都心服口服的地步,不管白泽道君做出怎样的裁断,总会是有人因为白泽道君的裁断而闹出些事端,不得已之下,天帝太一才是以化身之法,分出一个名为‘均’的化身出来,坐镇于天庭当中,号为,帝均。

不过,这个化身,名义上是为化身,但实际上,却只是一个‘泥塑木偶’一般的存在,除了点个头应个声之外,这位‘帝均’,在天庭当中其实什么也做不了,甚至就连那凌霄殿,这位帝均都出不来!

“能行吗?”云中君提及帝均,师北海和白泽,也都是回过味来,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第1页 / 共4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