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色牛先是一声长啸引起木风与察尔汗的注意,而后又是一声怒吼出现在两人视野之中,相距不远,却也不近。

络腮胡子察尔汗狰狞笑道:“在你的救兵来之前杀你足够!”

“是么?”木风冷笑,一个呼哨,便看也不看察尔汗,转身两步奔到木叶身边。

他背对察尔汗,深吸一口气,不管两人生死如何,两手同时伸出,心底默念“回天”,两道绿光各自逸入木叶与那战士体内——先稳住情况再说!

好在绿芒入体之后,木叶跟那战士都有反应,纷纷在地上主线挣扎迹象。

“万幸!”木风低呼。

察尔汗怒不可遏:“敢背对我!”

说着两步抄起大棒就要上前。

“哞——”

又是一声牛吼,声如长雷。

同时在牛吼之声中还夹杂着“呼—呼—”声。

察尔汗意识到不妙,下意识看向已经临近的一人一牛。

他猛然睁大眼睛,下意识仰面向后倒去。

因为迎面而来的是一个有两拳大小的圆“石头”正飞奔向他的头。

只要他一个躲闪不及,自己的头非得给砸烂不可。

也亏得察尔汗反应及时,仰面倒地之后,那团“石头”自他面颊上不到一拃处掠过。

“噗!”

“哗啦啦!”

“石头”砸在地上,砸出一个小坑。

同时传来一串金铁抖动之声。

察尔汗眼神微缩:“又是金器!”

不等他再次起身,骑牛的来人已经到了场中。

只听得他嘟囔一句:“大酋长,这什么劳什子流星锤,压根就不好用啊!”

正是力王!

这句话刚说完,察尔汗就见到来人从牛背上一跃而下,手里拎着两块更大的“石头”。

但察尔汗三番两次跟大姜作战,如何猜不出这样也是金器?

“还是金器!”察尔汗心底猛然一抽,心神震颤,“这到底是什么部落,怎么会有如此多的金器!”

而且让他更为震撼的是从牛背上跳下来的汉子,身高一点不逊色于自己。这汉子下了牛背之后的第一反应也不是直接跟他动手,而是看向蹲在地上的年轻人,挠头问道:“大酋长,这个人是杀了还是抓活的?”

“什么!”察尔汗怒吼连连,“你要杀我?”

紧接着他怒极反笑,狰狞狂吼:“你能杀我?!”

不料力王压根懒得理他,只是等着木风说话。

木风只是侧脸说了一句:“速战速决,让后面的战士跟进到前面去救人!”

力王点头:“是!”

说着,力王转向察尔汗:“要打就快点,不要耽误我救人!”

察尔汗怒不可遏。

这汉子着实托大,自己主动下了坐骑不说,竟然还狂妄到一言决定他的生死。

纵观整个昌黎部地界,有谁敢跟他察尔汗这么说话的?

“给我死来!”察尔汗抄起铁棒当头砸向力王。

力王面露讥讽,单手抡锤,向上一锤架起。

“当!”

力王的翁金锤微微下沉。

但察尔汗的大棒却被一锤架开!

而且他被这一道大力直接震得向后退了一步。

力王冷笑:“就这?”

不待察尔汗反应过来,他另外一手大锤兜头朝着察尔汗砸下:“该我了!”

察尔汗刚稳住心神,眼见大锤盖顶,知道避无可避,只得两手握紧大棒,迎面朝着大锤硬撼。

“当!”

察尔汗手心俱颤,虎口被震出血来。

若不是他死死握紧大棒,只怕现在大棒已经脱手而去!

即便如此,他已经被力王一锤砸得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第1页 / 共2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