舒老五一听,喝了口茶郑重回答说:“你说的对,咱村里的小学生上幼儿园确实得在路上耽误很长时间,这幼儿园是得建了,以咱们村里目前的经济情况完全没问题,说道这,还得多感谢你呢,周安。”

“这就见外了,五叔,要说谢,我得谢谢村里的大家,要是没有大家,我也不可能长这么大了。”周安安抚着五叔说道。

说道这,周安不仅想起自己以前上中学的时候,周安上中学的地方也是在镇上。

镇上的中学,就是这附件唯一的一座中学,也是十里八乡所有村子里读书孩子的唯一选择。

但毕竟是乡村中学,师资力量有限,各项教学施舍也很落后。

周安一想起自己上中学的时候英语老师操着蹩脚的英语给大家讲解,连一段正宗英文都说不出来,周安忍不住就想笑。

“五叔,既然幼儿园要建,不如把小学和中学一块建了吧。”周安忍不住的说道。

舒老五一听,不仅感到一阵的震惊,心里默默的盘算起来。

青山村的水产、蔬菜养殖场,在加上拥有化石馆旅游业,收益可是全部到村里的公账上的,每年的营收保守估计都得按亿来算的,到现在,公账上还有一两千万呢。

关于学校场地什么的,那就更不用说了,地方多的是,附近的小山,随便推掉一座,就是现成的场地,多的用不完。

“好啊,这可是大好事啊,镇上的学校也是差远了。”舒老五一脸激动的说道。

这要是以前,青山村的孩子想去镇上上学,那可是千难万难,路难走不说,还没有车,还不是因为村里太穷了。

现在日子好起来啦,舒老五到感觉镇上的中学有点耽误孩子了。

周安一听,不禁哑然一笑道:“行了,五叔,关于出资建学校呢,不能只让村里出钱,我呢,为村里捐款一千万,专门用于修建学校使用,要用咱们就要最好的。”

“真的吗?周安!”舒老五一听,激动的大叫道。

“当然是真的,等会我就打到村里公账上。不过丑话得说在前头,这笔钱只能用在修建学校这件事上,任何人不得挪用,每一笔支出都得详细记录在案。”周安认真的看着舒老五道。

“这你放心,周安,我找专门会计负责此事,保证每一笔钱都用在学校上。”舒老五激动的脸色通红的回答道。

苦啥不能苦孩子,穷啥不能穷教育,自然是这个理。

以前青山村没这个条件,现在生活好了,村里也有钱了,自然得把教育的事放在第一位。

不说别的,一旦村里的学校捡起来了,村里的学生就不用跑那么远去上学了,能有更多的时间放在学习上,接受更好的教育。

再者说方便的不仅仅是一个青山村,估计到时候十里八乡的适龄孩子都要来青山村上学了。

最近几年的发展,青山村已经是在十里八乡都出了名了,到时候学校再一盖,那青山村的面子可就大了去了,自己估计出去走路都带风,舒老五不仅暗暗的想到,脸上激动的露出了笑容,一脸褶子都笑出了花。

当下,周安就和舒老五达成了一致的意见。

周安两人又在办公室仔细的商量了一些细节问题,中午,舒老五纠纷人把村里各家各户的当家主事人给叫了过来。

舒老五看着会议室里坐了慢慢一屋子的人,慷慨激昂的把周安建学校的想法说了出来。

准确的说就是通知,以目前周安的威望,根本就谈不上商量了。

事实上,村里各家的当家人也没有谁敢跳出来反对周安的提议,再者说了,盖学校搞教育惠及的可是自家的子孙,更何况周安还自掏腰包拿出来一千万投资建校。

各家人听完,都是纷纷大举双手支持。

“周安说的对,盖,必须要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第1页 / 共2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