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江在先前跟秦潇潇的联系中已经得知,打伤小胖子的就是一个银发男子。

而从两人这种自我介绍的口气来说,根本就不像是华夏人。

什么我叫张,他叫陈,正经华夏人有这么介绍自己的吗?

所以柳江此刻已经百分之九十九的确认,这两人是海外来的偷渡者,说不定又是那个什么狗屁兄弟会!

不过要确认这仅剩的百分之一就十分方便了,柳江别的本事没有,抓间谍那可是他的强项,无他,唯手熟尔!

只见柳江面带十分和善的笑容上前一步说道:“你好,我叫柳川健二,两位是来自昆仑的?”

他们不知道柳江为什么突然又问了一遍,不过还是老老实实的回答道:“是啊,我们这次能有幸来岛国,也多亏了你们那位藤原先生的慷慨。”

柳江会意的一笑,因为他已经确认了那最后的百分之一。

此时柳江的好友列表当中,两人的名字赫然都是英文名!

这还有什么好说的,先给他们一人点一首凉凉!

“张桑,说起来,你们昆仑是不是出了一个剑圣啊?”

一路上,柳江没事就找他们聊天,期间暴露出来的问题就连邱惠雯也听出些异样。

不过她也算聪明,并没有直接戳破,而是任由柳江跟他们聊着,她也想看看这种情况柳江会如何处理。

“对对对,剑圣大人可厉害了,他是我们的偶像!”

柳江也发现,不知是不是那个银发男子的岛国语不过关,从头到尾都是那名自称姓张的寸头男子在说话。

“那你见过剑圣本人吗?”柳江现在并没有改变容貌,所以这个问题基本就是故意问的,如果对方知道他的样子,那早就认出来了!

“见过一次,我参与过他老人家的一次公开演讲,那气魄,简直太威风、太霸气了!”

柳江与邱惠雯对视了一眼,都从对方眼中看到了一抹讥讽,似在说,您口中这位18岁的老人家就在您跟前呢!

“其实我有个问题一直不太懂,你觉得你们华夏的剑道和我们岛国的剑道有什么不同吗?还有岛国的剑道为什么不用剑,而是武士刀?”柳江的这两个问题,可以说很犀利了。

一般只有了解华夏和岛国文化的人才能说出一点道道,海外那些吃垃圾食品长大的欧美人,基本是搞不清楚华夏文化和岛国文化之间的差别的。

在他们看来,神秘的东方人种的文化肯定都是一样的啊!

虽然从面容上看,这两人也是亚裔,但骨子里早就融入了北美文化,如果没有长时间学习根本不可能了解这些东西的。

果然,寸头男子忽然面有难色,他心中暗想,不都是剑道吗,能有什么差别?

而此时,就连小山千鸟和吉田圭都似乎看出了一些异样。

他们身为岛国人,自然知道岛国的剑道和华夏剑道之间的差别,基本就等同于大保健和大宝剑的差别了。

岛国现在的剑道可以说只是一门竞技体育,要带护具,用的也是竹剑,实际比试起来更像是西洋的击剑。

而且他们虽然称之为剑道,使用的技巧也称之为剑术,就连认认真真的对待一件事都被他们称为“真剑胜负”,但在古代,他们用的武器却叫做武士刀!

岛国人刀剑不分这个问题,其实连很多土生土长的岛国人都回答不出来,只能说这个民族太喜欢学别人的东西,结果学的四不像。

寸头男子虽然做了部分功课,但这种文化奥数题显然是没有办法答上来的。

于是他只能摸摸脑袋含糊的答道:“其实没什么不同的,都是剑道嘛,可能就是剑术有些不一样而已!”

这个回答无疑是自爆了,小山千鸟和吉田圭默默一笑,也没说什么,而柳江却知道,这两人应该是看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第1页 / 共3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