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知道墨修是除了蛇棺,还有什么特别操心的事情。

还是自己说了什么话,让他失神脱控。

但墨修不说,我也只能假装不知道。

两人就这样靠着树干,相依相偎什么都不做。

过了许久,墨修才朝我道:“蛇纹并不是用来学的。”

他主动提及蛇纹,我瞬间就坐正了,转眼看着他:“那怎么才会画那种蛇纹演变而来的符?”

“所画的蛇纹符,不过皮毛。”墨修伸手抚着树干,朝我沉声道:“比如这树皮,你一眼看着,就知道这是树干。”

“无论是不是玄门中人,是人、是蛇、是其他,见到这树皮,就知道这是什么。不会有任何歧义,不会有半点偏差。”墨修拉着我的手,轻轻抚过粗糙的树皮。

沉声道:“巴山古蜀,因为与世隔绝,所以是唯一还能查探到神迹存在的地方。”

“上次何寿不是谈到什么三星堆吗?”墨修松开我的手。

塞了片叶子在我手里:“我回去后看了一下,想着怎么跟你讲。”

“那三星堆出土的东西,多数与古蜀国有关,可能是祭祀,或是什么特意放在那里的。”

“可所有的东西,并不像外面那些传承的,有文字,都是符号图纹。”墨修从怀里掏出一部智能机递给我:“我下载了图片,你看一眼。”

我握着那部智能机,又瞥了瞥墨修:“什么时候学会用手机了。”

不过转念一想,他和龙灵还靠着棺材打过游戏呢!

“一直都会啊,只是不需要用。但有些言语表达不太清楚,怕你听不懂,特意给你下了图片。”墨修有些啼笑皆非。

将手机打开,把里面的图片调出来给我,很慎重的道:“你看看这些图案,外人看不懂,可有些东西,你一眼就能看懂。”

我瞄了几眼,纵目竖耳的面具,青铜树,射鱼图……

还有很多东西,上面都有着一条条扭曲的线。

看上去杂乱无章,可我一眼就看出,这就是蛇纹。

不由转眼看着墨修:“你想说明什么?”

墨修点了点我手里的叶子:“人神共治时期,是不需要文字的,也不是没有文字。”

“你能一符之力,作用整个巴山,并不是因为你学得快。而是你本身就接收到了这些东西……”墨修轻轻抬手,指尖在我眉心一点。

我只感觉一点清凉的东西,顺着眉心往脑袋蔓延。

跟着脑中闪过的,却是蛇窟那些石壁上涌动的蛇纹,原本一条条好像天书,可这会我似乎能看出一些东西。

好像变成了一些蛇,它们在努力的拉动着什么,有一个黑色的洞,一条蛇进去,却又变成了许多蛇游了出来。

我还要细看,墨修却已经 将手指收了回来。

沉眼看着我道:“是不是比你用手机拍的视频,或是亲眼看到的,要清晰明了很多。”

“你想表达什么?”我有点明白,又有点不太明白。

墨修却沉眼道:“人神共治,主导者是神。根本不需要文字,而是直接用精神交流。不像你们现在的语言,多且繁复,有的还有歧义。”

“玄门很多学习修法,或是你们人类学习科技,其实并不是那个东西难,而是概念,和那种……那种……”墨修好像卡住了。

我握着手机,看着远处的流水:“世界观难接收。”

“对。”墨修转眼看着我,轻声道:“就像你不入巴山,你就不知道巴山的广袤。”

“你能这么快画出那道避水符,也是因为蛇窟里那石壁上的蛇纹,你见过,虽不明白,但至少见过更高等的术法,那道避水符对你而言,根本不是问题。”

“你并不是脑中有什么奇奇怪怪的画面、情绪,根本不是记忆,而是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第1页 / 共3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