翌日上午。

市刑侦大队会议室。

韩彬坐在主位上,看到二中队的人来齐了,开口道,“准备一下,开会了。”

众人停止交头接耳,坐直了身体,望向了韩彬的方向。

韩彬习惯性的转了转笔,“我就不点名了,大家有什么新的调查进展都可以说。”

朱家旭说道,“我带人搜查了宋红棉家,发现了不少陈子河的遗物,其中就有鱼肝油。据宋红棉说,这些鱼肝油是她买的,因为他儿子经常上夜班,吃鱼肝油可以起到预防作用。

据宋红棉说,这些鱼肝油都是在附近的一家药店买的,药店名字叫琴药大药房,我已经将鱼肝油送到技术科检测了。”

王霄接着说,“我们去陈子河与马晓琳家搜查,也同样查到了鱼肝油,而且还找到吃了半盒的鱼肝油,很可能是陈子河生前正在服用的,我也将鱼肝油送到了技术科检测。

而且据马晓琳说,陈子河基本上每天都会吃鱼肝油,这一两年从来没断过。”

韩彬道,“假设陈子河真是被鱼肝油毒死的,那宋红棉的嫌疑将大大增加,还有其他关于宋红棉的线索吗?”

“有。”何英生答道,“我去保险公司查了一下陈子河的人身意外保险,受益人不是马晓琳,而是宋红棉。

一旦陈子河死了,宋红棉就可以获得赔偿。”

冯娜道,“他们两个可是母子,我觉得宋红棉不会这么残忍,为了获得赔偿就毒死自己的儿子吧。”

朱家旭说道,“没有什么事绝对的,从现有的证据来看的确有这种可能。”

韩彬道,“陈子河五月4号中午的行踪查清了吗?”

张顺谷道,“查到了,那天中午他去了风雅路,见了一名三十岁左右的男子,随后两人一起去老马刀削面馆吃的饭。

我通过将比对监控视频截图查到了那名男子的身份,正是陈子河的一位朋友马宝彦。”

朱家旭道,“陈子河明明是去和马宝彦一起吃饭,为什么要撒谎?”

李琴道,“也有可能是宋红棉在撒谎。”

韩彬沉吟了片刻,“这两个人都需要进一步排查,你负责深入的调查宋红棉,我带人去接触一下马宝彦。”

……

风雅路。

老唐早酒。

这家店的面积不大,屋子里摆着几张桌子,门口还放了两张桌子。

才上午十点钟,店里就坐满了人,桌子上放着几盘小菜,客人坐在桌旁,有说有笑,喝着小酒,美滋滋的。

门口的桌子旁,坐着一个三十岁左右的男子,桌子上放着一壶酒,四个小菜,拍黄瓜、花生米、酱牛肉、羊杂汤,吃一口菜,再喝上一口小酒,安逸的很。

一名年轻男子走到桌子旁,打量了他一番,“兄弟,这么早就喝酒?”

“你管的着吗?知道什么叫早酒嘛,一边呆着去。”

这名年轻男子正是韩彬,他也不恼,坐到了喝酒男子的对面,“兄弟,怎么称呼呀?”

“你丫的干啥的呀?有事赶紧说。”

韩彬笑道,“我呀,就是看你有点眼熟,你认不认识一个叫陈子河的?”

“子河,认识那,那是我兄弟。”

“你看,我说啥来着,难怪觉得你眼熟,我也是子河的哥们,咱们以前还一起喝过酒。”

“诶呦,那就保不齐了。”男子又打量了韩彬一番,还是想不起他的身份,不过一起喝过酒、唱过K的‘所谓朋友’太多了,认不清也是很正常的。

对方既然知道陈子河,那就差不离了。

“既然都是朋友,来,咱们一块喝点。”男子给韩彬倒了一杯酒。

韩彬没急着喝过酒,故作思索道,“我记得,子河好像是叫你龙宝。”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第1页 / 共4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