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它叫开阳冠,你既然是它曾经的主人,就应该明白我是不可能将它还给你的。”圣母居高临下的看着沈行知,当她从沈行知口中听到开阳冠时,也才第一次知道了这件宝物的名字。

圣母一开始就回绝了沈行知的要求,并且听口气连一点商量的余地都没有。

对此沈行知也不觉得意外,他相信即便没有器灵的开阳冠,一定也具备难以想象的作用,既然感受了开阳冠的好处,圣母确实不可能再轻易放弃。

“这么说我只能用强了?”沈行知依旧风轻云淡的说着,明明是剑拔弩张的话,在他口中说的却像闲聊一般。

“好,本座正想看看,外域强者究竟有什么手段。”圣母衣袖一甩,向前踏出一步说道,身上瞬间爆发出一股凌厉的气势。

圣母这一动整个世界顿时风起云涌,天地间鬼气升腾,整个世界的鬼气都以她为中心涌动,举手投足之间尽显天地之威。

沈行知也是衣袍猎猎,身上的气势不断拔高,一手握着天枢剑一手握着瑶光扇,腰间的天玑佩和天权牍开始闪烁着光芒,好像有节奏的呼吸起来,胸口处天璇珠也浮现出来,将沈行知附近的鬼气全部吸入。

“这个圣母好强,迄今为止她应该是我见过的最强大的大罗级存在。”沈行知与鬼母气机在虚空对撞,让两人尚未交手便感应到对方的实力。

两个强者大战一触即发,薛白衣和她表姐也承受不住这强大的气场,早已退到了圣山的边缘,表姐是好奇怎么突然多出了沈行知这样一个强者。

而薛白衣神色却有些奇怪,也不知她是希望圣母取胜,还是沈行知能赢?

很快一只漆黑的鬼手从天而降,直接朝着沈行知拍去,这鬼手宛若实质,更如苍穹倾覆,盛威之下似乎能碾碎世间的一切。

面对这堪称极致的力量,沈行知手中天枢剑向上一刺,同时身上的另外几件宝物光芒更甚,这一刻这些原本各不相同的宝物,好像连接成了一个整体,她们各自发挥着神奇的作用,最后组成一个整体。

天枢剑看似平平无奇的一剑刺出,当接触到那铺天盖地的鬼手时,天枢剑就好像一个拥有巨大吸力的吸管,顷刻间就将鬼手吸入剑中。

这是天枢剑第一次用另一种方式接招,而后那鬼手所化的力量顺着天枢剑直接进入到天璇珠内。

天璇珠一阵光晕流转,能够看到一股能量又从天璇珠中流出,接着进入到天玑佩中。

天玑佩也闪过一阵光芒,接着又变成一股全新的能量,进入到了天权牍内,最后天权牍环绕沈行知,那古老的木牍上浮现出一个个璀璨的文字。

这些文字很快飞出木牍,在虚空之中大放光明,而这些文字散发的光芒,正在不断地同化着天地间的鬼气,一个与鬼气截然不同的领域正以沈行知为中心不断扩散。

圣母见状神色凝重,紧接着她继续出手,这一次四面八方无数鬼气凝聚成各式兵器,如同潮水一般向沈行知席卷而去。

不过这明显比第一次更具威力的攻击,在靠近沈行知四周的领域时,那些鬼气所化的兵刃根本难以再寸进分毫,那咫尺之间仿佛隔着混沌。

【收集免费好书】关注v x【书友大本营】推荐你喜欢的小说 领现金红包!

“他好强......”圣母和薛白衣等人几乎本能的蹦出这样的念头。

这也是沈行知第一次火力全开与人交手,几件神器全力运转天级之中都几乎无敌,而这一次沈行知也终于主动出手了。

只见他手中天枢剑向着圣母一斩,两人本来还隔着数十丈的距离,可是就在沈行知挥剑时,就在圣母身侧一道天枢剑的剑气斩出,好像两人间的距离凭空消失不见了。

天枢剑的剑气直接从圣母身上斩过,下一刻圣母的身体直接开始溃散,强如圣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第1页 / 共3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