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罗骸骨和沈行知脚下的阵法渐渐光芒消散,圣人王阳明的记忆也开始停止向沈行知传输,而后大罗骸骨从新站起,接着又盘膝坐回了原处。

沈行知看着已经变成骸骨的王阳明,忽然明白过来,王阳明的存在与玉藻前一模一样,他们就是自己存在与这诸多世界一环环中的证明,也是自己留下用来衔接这些记忆,或者说提前预留的修正手段。

从这里来看沈行知和秀子行事还真是如出一辙,到还真有兄妹的样子。

“守仁你在此等我,很快为师就为你重塑肉身。”沈行知明白了眼前这大罗骸骨存在的意义,也明白了自己应该做什么。

大罗骸骨听到沈行知的话,竟然也轻轻的点了点头。

“白衣姑娘,我们该走了。”大罗骸骨一动不动,又像是失去了生命力,而沈行知则看着薛白衣大有深意的说道。

原本沈行知一开始还以为,薛白衣会是开阳冠的器灵,毕竟在这个世界自己到目前为止与薛白衣的交集最多,他也挺喜欢薛白衣的性格。

不过现在沈行知已经确定薛白衣并非开阳冠的器灵了,而且他也确定了那个与自己有生死羁绊的器灵究竟是谁了。

不是薛白衣,更不是这个世界的圣母,而是一开始就被自己忽略的玲珑仙尊,或者说深渊村中的张婶。

在王阳明的记忆中沈行知注意到,当曾经的自己踏月而来出现在这个世界时,这个世界的大佬都曾出现过,这些人就是后来深渊村的村民,但偏偏这里面没有玲珑仙尊张清姿。

也就是说那个惊才绝艳的玲珑仙尊,是在曾经的自己来到这个世界后才横空出世的。

“去哪里?”薛白衣有些茫然的问道。

“去见见你们的圣母,我该拿回属于我的东西了。”沈行知很自然地答道,这个世界进展比沈行知想象的要顺利得多。

“我们的圣母?行知兄果然不是同类,你究竟是谁?”薛白衣下意识的后退几步,她不得不警惕的看着沈行知。

“不用紧张,我对你并无恶意,对这个世界也没有恶意,阴阳逆乱虽已终结一个文明一个时代,但你们的出现并没有错,存在即为合理,我现在有些明白当初为什么要选择这个世界了。”沈行知主动安抚着薛白衣,当记忆一点都被找回,沈行知在看待这些世界和生灵时眼光也完全不同。

薛白衣有些茫然的看着沈行知,她很紧张,但是又明显开始动摇,她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内心更倾向于相信眼前这个神秘的‘人’。

“我经历过许多的世界,见过许多文明的诞生与兴衰,体会过无数不一样的人生。曾是山野秀才,也当过捕快,做过王侯子弟,还曾建立王朝万人之上.......”在荒原的道路上,沈行知一边行走一边为薛白衣讲着自己无数身份不同的经历。

从一开始的紧张不安,薛白衣也渐渐听得津津有味,对沈行知的戒心也完全消失,更是无比向往那些多姿多彩的世界。

“原来一个人可以体验如此多不同的人生,要是我也能这样就好了。”薛白衣非常羡慕沈行知的经历,不过到目前为止她也只认为沈行知是一个经历了无数世界,有许多梦幻般经历的存在。

沈行知先是礼貌性的笑了笑,不过片刻后忽然说道:“其实也不是很难,如果白衣姑娘喜欢,不久之后我便让你去经历一次不一样的世界。”

“真的可以?”薛白衣无比惊喜的问到。

“在这个世界有枚梦幻珠,它连通了一个幻想世界,但是梦幻珠真正的作用不仅是让人进入幻想世界,待我取回开阳冠,力量就足以催动梦幻珠了,那时候就能让你梦想成真。”沈行知继续说道,并没有对薛白衣隐瞒什么。

“你要抢夺圣母的宝物?圣山之上强者如云,圣母更是无法战胜的,你千万别做傻事!”薛白衣终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第1页 / 共3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