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城,刘牧樵已经来过无数次了,今天的感觉有些陌生。就连街景都有些陌生。

彭德辉的座驾红旗牌轿车,有点儿劳斯莱斯的风范,刘牧樵忍不住仔细打量起来。

其实,这车真的不错,动力平稳顺畅,内饰高档舒适,特别是音响,给人一种高仿真的感觉,整个色彩,给人一种尊贵的体念。

刘牧樵看过这车,喷子很多,今天司机坐上来,感觉不输给宾利。

办公室主任亲自驾车。

她开车虽然算不上专业,但是,不急不躁,连刹车都用得很少,正适合尊贵老人乘坐。

估计,平常彭德辉院长出行,都是由她驾车。

彭德辉院长今年已经有63岁了,做协和医院院长已经有13年的历史,未来几年,好像还没有被人取代的迹象。

协和医院的院长一般都做得比较久,任期少于10年的院长极少,大多都是因为年龄和身体的原因。

协和虽然是最厉害的医院,但是并不是说他们的院长保健就做得一定好,患有高血压病、糖尿病的人并不少。

彭德辉就是一个二型糖尿病患者。吃的药,和普通患者一样,格列齐特缓释片两片qd,二甲双胍两片bid。就连药厂,也是普通厂的。

协和医院最厉害的还是在疾病的诊断上,当年张孝谦大医凭一双手,摸出了国内第一个间质瘤病人,世界第5例。

后来,间质瘤病人的诊断有很长一段时期,都是协和的专利,在没有CT、磁共振时代,他们都是凭借一双手摸出诊断。

这种病很少见,但在协和却成了常见病。

张孝谦教授是协和的骄傲。

国家为现代科学家发行邮票,第一组是两个人,一个是张孝谦,一个是汤飞凡。

这两位大师,一个是内科学的泰山北斗,为协和医院的发展做出了杰出贡献,现在协和陈列馆里,他的地位非常突出。

汤飞凡和张孝谦是同班同学,都是湘雅医学院的学生,第一期第一班。汤飞凡是微生物学的宗师级人物,发现衣原体,差点得到诺贝尔奖,可惜英年早逝。诺奖有个规矩,不给离世的人颁奖。

汤飞凡也是我国青霉素提炼的关键人物,也是天花疫苗研制的领头人。

他们两个为卫生事业做出了极大的贡献。

说来也有趣,南湘雅北协和,他们两家的渊源极深。

张孝谦和汤飞凡都是湘雅医学院的学生。

湘雅医学院的创始人之一颜福庆,就曾经在协和医院做过副院长,直到他到沪市创建沪市医科大学,才离开协和医院。

颜福庆更是一个传奇人物,湘雅医院,省人医,沪市医科大学等处都留有他的铜像,湘雅医院有一栋红楼,至今都保留着,那就是著名红楼旁边的福庆楼。

湘雅是耶鲁大学雅礼协会发起成立的,胡美是创办人,颜福庆学成回国,共同创办医学院。

协和医院则是世界首富洛克菲勒基金会捐建的。

时间节点上,两所医院,医学院都差不多,为我国的西医事业发展做出了独特的贡献。

可以说,北协和南湘雅血肉相连。

刘牧樵看着车内的一格标识,咦?这不是湘雅的标识吗?

彭德辉车里怎么会有湘雅的物件呢?

万晨似乎发现了这个秘密,忙说:“我们彭德辉院长和湘雅医学院有很深的渊源呢!”

刘牧樵问:“他是在湘雅读的本科?”

万晨说:“对,彭院长是在湘雅医学院读的本科,然后考上了协和的硕博连读,读了6年,又到霍普金斯大学读博士后,在那里又是11年,他发现了治疗风湿病的临床路径,个体化治疗是提高疗效的有效途径。36岁那年,他拒绝人家高薪待遇,回国了。”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第1页 / 共2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