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凌云看赵凌霄的目光很厌恶,但他要挥拳的时候,江明月拉住了他抬起来的右手,说:“算了,这事说起来我也有不对的地方。”

赵凌云:“什么?你救了他亲娘的命,你哪儿不对了?不该救他娘啊?”

江明月:“我不该临时起意,到涂山王府来找世子要一个说法。”

赵凌云一呆,用眼神问江明月,你这又是哪儿出啊?

江明月冲赵凌云摇一下头。

吴三一看江明月是不动手的态度,心里就是一喜,忙就站到了赵凌云的左手边来,准备着赵凌云要不听劝,执意跟赵凌霄打上一回,他好跟江大夫人一起,拦着赵凌云。

江明月看得清楚,赵凌霄的身边这会儿没有死士,就两个年轻的侍卫跟着,这位世子爷是成心来挨赵凌云一拳头的。虽然一时间,没想明白赵凌霄要干什么,但这位想干的事,他们反着来就可以了。

“我与大夫人分明在茶楼见过一面,”赵凌霄这时却道:“大夫人若要找我,去茶楼就是,为何要来我涂山王府?”

哎呀,江明月看着赵凌霄,这是不想顺着她给出的理由走啊,这人总不至于在打着,将王妃的差点被害,栽到她的头上来吧?

“世子在茶楼不是说,要回王府的吗?”江明月就说:“我还以为世子会比我先行回府呢,毕竟替我拉车的马,可比不上世子跨下的骏马啊。”

赵凌霄:“大夫人离开茶楼之时,我并未离开。”

江明月语气平淡道:“原来如此,是我预想错了。怎么,我要为此事,跟世子赔罪吗?”

几句话的工夫,江明月想明白,赵凌霄这会儿在打什么主意了。穆氏王妃可以是被害,她也可以是自杀。赵凌云的拳头今天要是落在了赵凌霄的身上,这就是一个佐证,证明赵凌霄受得欺凌和侮辱,王妃就是一直以来看着儿子受辱,却又无能为力,所以她在悲愤之下,烧炭自杀了。

那看来,自己先前想好的,闯涂山王府的借口也不能用了,江明月的嘴唇微微抿着,在赵凌云忍不住要跳脚的时候,江明月跟赵凌霄说:“世子不该那么说世子妃。”

赵凌云呆住了,这又是哪儿出啊?

江明月:“世子妃就算曾经为妾,她也是圣上亲自下旨,才做了你涂山王府世子妃的人。想她一个相府千金,为一个情字,甘愿自贱身份做了妾。世子,我以为这世上谁都能笑她嫌她,唯独你不能。”

赵凌霄背在身后的手握了起来,又慢慢地松开,他的临时起意,看来被江明月这女人识破了。

“原来大夫人是为了我夫人打抱不平来的,”赵凌霄摇一摇头,看着江明月神情诧异地道:“我竟是没想到,大夫人与她竟然感情如此之好。”

“谈不上感情,”江明月断然否认道:“我只不过是在茶楼里,听了世子的那些话,为世子妃不值罢了。”

院子里的人都在竖着耳朵听,世子爷在茶楼里,到底是怎么说世子妃的?

这女人竟然还想趁机挑拨,我与魏兰芝的关系。

赵凌霄冲江明月笑了笑,世子爷的这一笑容黯淡,说话的声音让人听着都觉伤感,赵凌霄跟江明月说:“大夫人误会了,我只是心情不好,伤春悲秋一下罢了,我并无与大夫人提及我夫人啊。”

江明月:“世子妃的闺名我还是知道的,世子都提她的闺名了,还叫没有提及她?那怎么才算提及?望世子为我解惑一下。”

赵凌云挠一下头,求助的看向了吴三,他媳妇儿跟赵凌霄到底在说什么东西?

吴三冲赵凌云摇了摇头,别问我,我什么都不知道。

赵凌霄这时再次出招,说:“大夫人,我……”

江明月十分强硬地打断赵凌霄的话,说:“世子爷到我包下的包间里,找我伤春悲秋?世子,你不要坏我的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第1页 / 共2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