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短一句话,如今南宫城的大权无疑也是落在了孙毅手中。

然而孙毅却并没有感觉到任何的得势,反倒有些担忧。说到底他始终都是外客,在明咒界也是属于没有根基的存在,一旦犯了任何失误,恐怕就会被打到万劫不复的境地。

明咒界的确不排外,但是势力之中的相互争斗和碾压,却是一直都没有停止过的。

南宫城中之所以没有爆发这些问题,那是因为孙毅一直都在示弱,故此避免了这些冲突。

但是赵云捱激进失误而受到冷落,让孙毅来领导,也无疑是将他推到了前台,退无可退。

孙毅在南宫城一直以来都是战战兢兢如履薄冰一般才走到了今日的位置,以后免不了会受到诸多的明枪暗箭,令人防不胜防。

此刻,赵云捱也正在盯着孙毅,眼神中也多了几分记恨。

赵云捱也不明白,为何这一次最大的受益者,居然会是这个老好人。

……

萧扬和行天走在前面,御风而行,因为小蛮的缘故,他们前进的脚步也不是很快。

出了南宫城后,萧扬便就拿出飞行船行驶,他们若是自己飞过去的话,损耗可不小。

不一会儿时间南宫钰便就追了上来,落在飞行船上,有些歉意的笑了笑。

恐怕明咒界的人都很难理解,南宫钰作为一城之主,如今对萧扬却是这般的和善,甚至还有着几分讨好的意思。

当然南宫钰也豪爽,他清楚如果不是萧扬帮他的话,说不得自己在余下的十年时间里面,只会被折磨到死。

虽然他们这是一桩生意,而且萧扬也说的明白,南宫钰能够这么看,但是却不会完全如此想。

通行令牌而已,又怎能和他的性命做比较?

孰轻孰重,还是能掂量清楚的。

“萧道友,着实不好意思,今日不知为何赵云捱会如此作态。”南宫钰有些无奈的说道。

今日之事自然也不是南宫钰所安排,同时他也有些不明白,事情为何会发展到如此地步。

赵云捱也好似着了魔一般和萧扬过不去,让人有些琢磨不透。

如果这时候为了在自己心中的地位,大可不必如此,故此南宫钰也清楚,恐怕还有着其他原因所在。

“小事而已,没放在心上。”萧扬淡然说道,看着前方的云海。

小蛮现在则是欢快的跑进了飞行船里面,扬言要给萧扬做一顿好吃的,让他消消气。

南宫钰的心中也颇为无奈,原本想要让萧扬多认识一下南宫城,多些交流。

但是万万没想到,居然闹出了这么大的乱子,搞得大家都不愉快。

“南宫城主,你也不必在意,萧扬说没事儿那便是没事儿。你没有看好你家的恶犬的确也有责任,以后可得小心一些。”行天笑道。

南宫钰点头称是,是他理亏,别人说什么也得受着。

再者萧扬三人的来历过于神秘,唯一露的一手就足以看出他的不简单。故此,不说能够结下善缘,至少是不能得罪的。

“不过再奉劝南宫城主一句,恶犬不看主人脸色,甚至还想要引导主人做什么的时候,你就得多想想,你是否是它的主人。”行天似乎无心之言,又还是有意而为之。

听了此话,南宫钰的眉头也为之一拧。

赵云捱的确是明咒界的人士,但却并非来自南宫城,而是北方。

来历虽然算是清白,但却也有着一些疑点,只是南宫钰待人以诚故此才没有去调查。

再加之赵云捱在这些年来也的确是劳苦功高,其忠心也达到了毋庸置疑的地步。

不然的话,赵云捱又怎么可能会成为长老之首?

但是今日他对待萧扬的态度,也未免有些太不一样了,甚至极度反常。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第1页 / 共2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