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台向来理性得当的假笑表情僵了僵,只好朝着电话那头回道:“楠姐,她身份证好像丢了,需要再进一步确认身份吗?”

她娓娓问完俩边才察觉到不对劲,电话那头静默得就像挂了一样。

前台皱了皱脸,再一看,人确实给挂了。

她抽了抽眼角,耐着心转向许念:“小姐,邱总监那边可能正有事,还需要您再等一会儿——”

前台话刚说完,在她最后一个尾调落出前,邱上楠已经乘着电梯赶了下来。

从刚刚许念没能开口说话,只是嗒嗒的打字声她就已经知道,来人确实是她。

“心肝宝贝甜蜜饯儿!我的念念啊——!”邱上楠踩着恨天高噔噔噔的跑了过来:“你可终于来了。”

许念看得有些心悸,生怕人一个不稳,崴脚就是分分钟的事。

邱上楠顾不上形象,一个满怀的拥抱扑向许念,****的胸脯挤着许念,让她一时忍不住皱起了小脸。

前台看得目瞪口呆,只知道平日里大家忌讳的邱大美人一改凶神恶煞,居然会有这样和颜悦色的一天?

人间绝境吧?

没等她继续前台看戏,邱上楠已经拉着许念的手朝二楼走,一边亲昵的牵起许念的一只胳膊,一边似埋怨道。

“你也是,一拖就是十天半个月不来,也没个消息,那次医院后,我都以为你出事来不了了。”

许念听她说,神情有些懵懂,黛色的纤细眉梢轻轻皱了皱,仅仅只是一颦一蹙间,邱上楠都从人身上看出了不一样的楚楚韵致。

这是旁人身上没有的,介于清纯洁柔与娇媚之间的另一种绝色。

许念该有人捧的,邱上楠想着。

傅星独自一人在办公室内等了一会儿,趁着人没回来,动了溜之大吉的心思。

他刚走出总监办公室,电梯里走出来的邱上楠和许念二人,就让他膛目结舌,惊得怀疑自己看走了眼。

但迎面走过来的确实是许念没错。

傅星眸底亮了亮,想起来刚刚那个电话,看样子,大概是许念自己寻到这儿来的。

如果是顾洺衍出面,那就是解约的事,但许念亲自来,倒说不定合同有签的希望。

“许念。”傅星朝着俩人走近了,看着许念眉开眼笑的打了声招呼。

许念抬头看向他,一瞬间眼底划过一丝明显的涩意。

傅星看见了,第一秒还以为自己看错了。

但很快意识到不对劲,忙跟在人身侧急不可耐的问出口:“怎么了?顾洺衍让你来解约?”

许念听人这话仿佛才意识到自己方才显露了什么不该显露的情绪,当下只摇摇头,从兜内拿出手机敲了一行字。

“他和我已经没有关系了,我这次来是为自己争取,不知道星娱乐的合同还有没有效。”

邱上楠在一边看着的呢,这段话看下来,第一时间便联想到了许念被家暴住院的那一次,当即脱口而出一段话。

“没有关系了才好,虽然人是有本事有地位,但打女人就是不对。”

许念喉间一哽,她刚想要摇头否认顾洺衍打了自己,可捏着手机的一只手方才抬起,又缓慢的放了下去。

像是犯了病的哮喘患者,只要还能听见那人的名字,自己就如同窒息般难受。

她解释不出来,顾洺衍确实对自己有过施暴,他一面强势的强迫自己,一面囚禁她的灵魂和身体。

逼得人最终画地为牢甘愿自缚了,却又轻而易举的再将这样一颗心抛弃掉。

许念真心觉得,自己已经卑微到了尘埃里,但她却开不出花来。

身边捏着许念一只手的邱上楠,几乎是立即敏锐的觉察出了许念的变化。

她长睫轻敛下来,就可以清晰的看见女人单薄削瘦的肩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第1页 / 共2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