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可能误会了,我看不懂手语,只是刚刚见你比划,才知道你不会说话。”贺州挠了挠头。

许念有些束手无策,自己因为这张嘴,从来都不方便。

她忽的就很想自暴自弃,干脆别交流了,直接走好了,自己这样的人,要给别人留什么好映象?

这样想了没一会儿,许念直接起另一只手,去拔右手背上的输液管。

贺州看人这样,以为她急了,顿时也跟着焦头烂额的想了一会儿。

最后,在许念伸手拔了输液管的那一幕刺激下,他猛的一拍脑门,去房间角落里翻出一个简约的平板来。

“这是之前给小孩玩的儿童平板,你会打字吗?可以打字给我看试试。”

贺州边说边将平板递了过去,许念松开摁住针眼的手,接了过来,登时哒哒哒的就利索输入了一行字。

[我有事必须要离开,谢谢你的照顾。]

贺州盯着平板看了一眼,复又抬头瞅了俩眼许念熠丽的秀气小脸。

“你这样子出去,没个人保护,很容易出事。”他语气苦口婆心,活像是在看待自己家初长成的大闺女。

但奈何许念意志毕竟坚定,任凭贺州怎么劝,都摇头表示了自己必须离开的强烈欲望。

贺州自知没理由拦她,何况人身上现在的伤,不住院回家养也是可以的。

他再次瞅了眼许念像洋娃娃一样精致漂亮的小脸蛋,只好无奈摆手。

“好吧,出院手续都不用办了,我是私自留你下来诊治的,前台没有记录,你直接可以直接走出医院大门。”

什么都不用管,多好。

贺州不知道人接下来要去哪?也不好多问,将人送至院门口,看她独自走向马路边,最后愈走愈远。

幸运的是,今天的天气很好,即便是晚秋,沐白的天空上仍挂着灿金的太阳,洒水车缓缓驶过时,还能留下一弯彩虹。

许念走在路上,她身上没有分文。

路过五金店时,许念留住了脚步,没有多想,直接走了进去。

她自觉的向老板借了纸笔,买了自己耳垂上带着的一对耳环。

“小姐,你这对耳环我虽然看不出来牌子,但价格少说十来万,确定要卖了吗?”

老板人态度和善,这话已经在非常明显的在将许念当作外行人提醒。

这耳环在他这卖,要贬值不少。

许念点了点头,在当下,没有给她选择的权利,就自己现在这情况,拍卖行进不去。

谈妥后,俩人立即进行交易,许念折了一部分现金,直接在隔壁手机维修处买了部手机。

许念顺便借着这部手机打字,询问维修小哥能不能帮个忙。

“我身份证丢了还没补办,您这可以办临时电话卡吗?”

小哥见这客人虽然不会说话,但人长得明眸皓齿,五官间仿佛描绘着楚楚韵致,电话卡也不是什么难事,当即大方开口。

“临时电话卡要去正经营业厅才有的办,不过我这里另外有张不用的废卡,我往里头充点话费先给你用用,但这卡快报废了,也就只能临时打电话,绑定不了任何东西。”

他解释了一大串,然后免费送了许念一张临时电话卡。

许念朝人诚挚道谢,在路边拦了辆的士,还是打算去星娱乐试试运气。

傅星前脚被邱上楠喊到公司,许念便紧接着找到了前台,俩人有错开的时间差,而许念正好被前台拦了下来询问。

这期间,傅星杵在邱上楠办公室面前埋头等骂。

果然,邱上楠将手里的通告资料一放,抬起一双漂亮的凤眼睨视了过来,她今天的眼妆本来就浓艳。

红酒色的眼尾上挑时微微带着点儿傲气,再加之邱上楠底子又好,乍一看就活生生一迷人的大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第1页 / 共2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