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洺衍下车后便径直走进了公司大门,邵逸庭原本站在门口迎接,不过被人直接忽略了先进了门。

邵逸庭脸色僵了片刻,杜景琰后脚跟了上来看他,见他杵在门口,八成是被做了摆设。

“忘了告诉你,人醒了,但其中也出了点变化。”

邵逸庭皱了皱眉,回首去刚刚方才走过的顾洺衍背影,挺括合身的西装严缝贴合,看上去仍有俊冷无双气势。

变了吗?邵逸庭是一眼没看出来。

杜景琰不可置否的吹了声口哨,比起刚才冷汗直流,离了顾洺衍身边,他倒自在逍遥许多。

邵逸庭没理会他,蓦自抬脚跟了上去,只是眼底的神色谨慎许多。

杜景琰望了眼他离去的背影,只想起方才顾洺衍丝毫不仅人情的一张冷脸来,心底微微生出些愁绪来。

他嘴角扬起一丝涩笑,埋头点了支烟,这中间的时差并不长,银制打火机开关擦响,窜出来一簇明黄的火苗。

并未走远的邵逸庭耳尖微微耸动了一瞬,似是听见了这声熟悉的声响。

他顿住了脚步,略微偏了偏眸回看过去,杜景琰许久不抽烟了。

但此刻,男人的脸已经氤氲在了白茫邵飘渺的烟圈中。

“s.n内不允许抽烟。”邵逸庭愣了许久,才恍的从喉间挤出这么一句话来。

虽然这个规则早已被最高权利行使者打破。

杜景琰似乎有些意外他会停下来,他薄薄一笑,将只抽了一口的香烟扔在了脚边,昂贵的定制皮鞋碾了上去。

最后的一丝火光泯灭在其下。

“我没打算进公司。”杜景琰像是在解释,原本纨绔不正经的一张脸神色少见的寡淡。

邵逸庭眼底的神色微若不闻的有了一丁点变化,他像是才意识到路上发生过某些变故。

以至于杜景琰此刻并不想跟在顾洺衍身边。

他薄凉的唇微微翕动,正要张嘴说些什么,杜景琰反倒抢先开了口。

“不用安慰我什么,少爷这段时间的病情大抵也需要不到我,就当是带薪的长假,挺好的。”

他说得不假,顾洺衍历经这么一遭,精神状态不稳定的时候以后可能都不会有了。

“如果以后都不出意外……你打算?”邵逸庭从来都善于做最坏的打算,如果今后顾洺衍真的不再需要一个称职的心理医生。

那杜景琰?

杜景琰摇摇头轻笑,平日里俩人插科打诨怼天怼地,现在忽然煽情他倒反而一点也不适应了。

“我打算?”他故意买了个关子,恢复了以往玩味的不正经模样,直到余光瞥见邵逸庭不悦的抿了抿唇才再次张口。

“要是真被遣职,我打算跟了你混怎么样?”

他是说着玩故意逗弄邵逸庭来着,但邵逸庭却抿着唇沉思了好一会儿。

金丝边框眼镜架在人俊挺的鼻梁骨上,一脸的斯文样儿。

“如果你不介意,我……”他片刻后抬头,语气间的认真丝毫不假。

杜景琰怕了他了,跟着这样一个翻版“顾洺衍”,还不如直接来要他的命。

“可别,还真以为我乐意跟你。我就是说着玩……”

邵逸庭眼底情绪沉了下来,清楚这人又是在说浑话,无端的恼意从心底爬了出来。

“既然不乐意,那就滚。”

邵逸庭反手将玻璃门一挡,杜景琰只来得及感受到鼻尖骤痛,立即背下腰捂住了鼻子痛骂。

“好好说话不好吗?成天动手动手的!”

邵逸庭哪里还会理这样一个蠢货,他头也不回的迈出矫健的步伐,径直进了电梯,消失在人的视野中。

贺州在医院得知这二三尊菩萨离开,心里的高兴都快要溢于言表。

但一想起自己这儿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第1页 / 共2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