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心底泛虚,看了眼怀中的许念后退了几步,慢慢的靠在墙沿处躲避。

有路过的人看见这一幕,贺州又身穿医院的长白褂,便善意的走了过来询问:“需要帮忙吗?”

贺州干笑了笑,余光窥见杜景琰拿了单子已经转身离开,遂礼貌的摇摇头婉言拒绝:“谢谢,不用了,我一个人可以搞定。”

路人似不确定的看了许念俩眼,但再看贺州一脸信誓旦旦的自信模样,便放弃道:“好吧。”

他慢慢走远,脑海的印象只觉得,那医生怀中的小姐还挺好看,像电视上见过的某个明星。

贺州不大记得许念的名字,只认得人的脸,又想起昨天晚上杜景琰以及另外一位眼镜男喊她夫人。

这样一想,他心中的顾虑更多。

要是让他们知道,自己把人夫人给扯晕在门口,再加之昨天晚上的泄露消息。

贺州觉得自己不会有什么好下场。

他将人抱上了急诊室,把许念平稳的放置在支架床上后,禁不住双手合十朝人拜菩萨似的拜了拜。

“姐,算我对不起你,我这就给你找人来看诊治疗,不收你医药费,醒来别告我状就成。”

他蓦自絮絮叨叨半天,内科医生推开门走了进来,满头雾水出声道:“院长,你干嘛?”

贺州被当场抓包,心底羞愧难当,脸色也绷得别扭,那内科医生见院长这副模样,以为人身体不舒服。

“院长,你脸色不太好,需要我看看吗?”他倒是真心诚意的问。

贺州忙摆手,自己哪需要看什么?他伸手示意了下床上躺着的许念,恢复一本正经的神色。

“先给她看看。”

内科医生昨天替许念看过,一见她这张让人印象深刻的脸,顿时全部想了起来。

“院长,这,她不是住院了吗?”

贺州抬了抬眉眼,额汗一下就淌了下来,他遮遮掩掩半天,最后还是将方才的情形删减一二讲了出来。

“我今早出去办事,回来刚见人从西门出去,擦肩而过时看人倒了下来,顺势接住了救下来,想着看她脸色难看,带了人上来让你给看看。”

内科医生也没细想,信了贺州说的话后,上前再替许念看了一遍状况。

听他说要住院时,贺州右眼跳了挑,伸手就将那医生拦了下来,开始一本正经的胡掐道。

“我看这样,她刚刚想要离开,肯定有什么不想留在医院的难言之隐,先把人放我这边的房间内安排治疗,到时候等人醒了我在问问情况。”

内科医生正被催着回看诊室,一时也不疑有他,点点头就利索离开了。

倒是留下来的贺州看着床上气质清丽的人,心底犯了愁。

他这瞒又能瞒多久,但愿人醒来得早,自己能赶在被发现前解释清楚。

另一边顾洺衍已经自行安排要出院,杜景琰找上来时,惊喜万分的发现人醒了,忙殷勤的凑了上去。

“少爷。”

顾洺衍敛着黑鸦鸦的睫羽将外套穿上,没抬眸看他一眼,只声音寡淡漠然的问道:“邵逸庭人呢?”

杜景琰顶着人冰冰冷冷的声音,一时也分不清出现了什么变化,只老实的出去打了个电话。

邵逸庭接到杜景琰电话后,迅速抛开自己手头里公司的事务,忙开着车赶往医院。

顾洺衍从病房内走了出来,见人在打电话,稍做思虑便知道俩人说了什么。

他矜薄的唇掀开:“叫他不用过来了,我直接回公司。”

他声线如同无数个往日一样,凛冽冷厉,丝毫不近人情。

杜景琰埋了埋脑袋朝电话那头的邵逸庭转述顾洺衍说的话,挂断电话后才迅速跟上顾洺衍离开的脚步。

他目光落悄悄的打量了一下顾洺衍走路时迈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第1页 / 共2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