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月的时间说长也不长,说短也不短。从南桥生孩子到今天,也就过去了一个月而已。在这一个月里,南桥总算体会到了什么叫做人比花娇。

她想做点事,打发一下闲散时光,家里的那两个男人都会抢着代劳,生害怕她为此过多的劳累。她想吃什么,都会变着花样做给她吃,尤其是生完孩子以后,她居然很想吃酸的,不过这种变态口味不应该是在怀的时候有吗?

反之南桥是在生完孩子以后才有这种变态口味的。对此郁岑然也表示不理解,但是也愿意去顺着南桥的心思,变成了一个典型的妻管严。

不过对于这一切的发生,南桥的父亲反倒是乐见其成的,毕竟越是这样,他女儿受欺负的概率就越低啊!不过不得不说,他也是想多了,郁岑然宝贝南桥都来不及,怎么会欺负南桥呢?

“他们怎么还没过来?”

彼时的南桥因为做了个月子,脸上竟然隐隐有一些胖的痕迹,不过这点胖根本影响不了她的美丽,丰腴点也是好的。

“莫程说路上堵车。”

郁岑然一边说着,一边顺手从南桥手里接过孩子,那动作极为熟练,仿佛已经锻炼了千百遍。事实上,也的确如此,这一个月以来,郁岑然并没有因为自己公司的事情而去让南桥独自一人抚养孩子,他没有参与莫雨涵幼年的成长,二宝的成长却是怎么都不会落下的。

“可是吉时已经到了呀!”南桥看上去有些焦急,而在郁岑然怀里的二宝好似有所感应般,嘴巴一撅,就哭了出来。

郁岑然手忙脚乱的哄着二宝,最后实在没办法了,才交给南桥,南桥有些无奈的抱着二宝去了卫生间。郁岑然正准备跟着一起过去呢,余光里却看见那一对新人的入场。

他面色不悦好似在谴责莫程他们来的不是时候,不过片刻,郁岑然就收拾好自己的面部表情,踩脚走向莫程。

“你来迟了。”

“路上堵车。”莫程挑眉道。

他旁边的顾梓温一身白色婚纱,更加衬的她皮肤白皙,越是如此更是让那些宾客好似都移不开眼睛般,一双眼牢牢的盯在顾梓温身上。她身后的那两个小花童,彼时也是满脸笑意。

“我先去化妆间了。”顾梓温笑道,婚礼仪式还没开始,她得去补妆,等会好以最好的姿态出现。

听见她说话,莫程立即点头答应了,一边小心叮嘱道,“你自己小心一点。”

“嗯,放心吧!没问题的。”顾梓温娇笑道,一边离开,转身走向化妆间的那条路却好似都变成了以往的回忆,有关她和莫程的一切,她想,自己该是被上天垂怜的,否则又怎么会在历经了一年的分别之苦,那个她放在心尖上的男人,依旧爱她如初呢?

这么想着,顾梓温脸上的笑意便情不自禁的扩大了几分,而这一幕恰好被等在一旁的摄影机用相机给拍了下来。

“先进行我们的婚礼仪式,然后在来二宝的抓周仪式!”莫程和郁岑然一边走着,一边说道。

往来的宾客不管认识还是不认识的,见着新郎莫程了都会送上一个属于自己的真心的祝福,而莫程也会回以一笑,轻声道谢。

“好。”郁岑然低声道,好似好久没见到南桥了,和莫程确定好流程以后,郁岑然也不再和莫程一起走着,而是径自步入洗手间,去找南桥。

“郁岑然,二宝的纸尿裤需要换诶!”南桥见着郁岑然来了,立即欣喜的说道。

郁岑然:“......”

辛亏他来了,不然南桥指不定还要折腾多久,这么想着,郁岑然便准备抬脚走进去,半只脚刚跨进去,这才想起来,这是女厕所。

“你现出来。”虽然这女厕所看上去好像没人,但是让他一个大男人进女厕所?这种事他还是干不出来的!

“可是二宝现在很乖,换个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第1页 / 共2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