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说还有什么晴天霹雳的话,那也是一件让林夏花觉得特别无语的事,一大早本来还在好好睡着觉呢,突然电话就响了起来。

“喂?”林夏花睡眼惺忪,几乎分不清电话那头的人是谁。

“大花——不好了,出人命了,你快救救我,我该怎么办啊——”

刚一接上电话,就听见对面一阵乱七八糟的声音,当然连然的声音最为突出,真像是给了林夏花当头一棒,让她立马就从睡梦当中清醒了过来,瞬间精神百倍。

“什么事啊?”林夏花听到连然在电话那头咋咋呼呼的,跟着担心起来。

“你快来医院一趟吧,现在就来!”连然没有在电话里跟林夏花讲清楚,因为这件事情事关重大,一定要当面说清。

林夏花撑着四个月的身子,终于有些疲惫的从床上爬起来,简单的洗漱了一番之后,披了件外套就往医院里去。

不仅到了医院,还到了妇科。

除了上次生孩子,林夏花根本不来妇科。

“大花——”连然看到林夏花来了,整个人从很远的地方跑了过来,一下子就把林夏花给抱住了,“这回惨了,你说我该怎么办啊,呜呜呜……”

然后就是不由分说的开哭。

林夏花那个一脸茫然啊。

什么情况这是?

“怎么了?别哭了,别哭了,有什么话好好说,一定有办法解决的。”林夏花也不由得跟着担心起来,看到连然这样的表现,又出现在妇科,该不会是得了什么妇科疾病?

“呜呜呜……呜呜呜……”然而连然就是不说,抱着林夏花一个劲儿的哭。

但是也没有真的哭出来,反正没流眼泪,就那样抱着林夏花瞎哼哼,像是孩子在母亲的怀抱里撒娇一样。

林夏花被弄的莫名其妙,直到看见安子皓终于从人群中走了过来,她才谢天谢地,终于找到了一个理智的人。

“怎么回事?她怎么了?”林夏花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了安子皓身上,这人可千万别抱着她哭啊!

安子皓脸上的表情有些耐人寻味,那种欲言又止的样子,简直让人咬牙切齿。

“到底怎么回事你快说啊,你们两个要急死我是不是?”林夏花真是操碎了心,她觉得自己不只有两个孩子,身边这一个个的都变成了她的孩子。

安子皓好像还是很难为情的样子,刚准备开口的时候,连然有了反应,突然跳出来制止说:“不许说!这事儿跟你一点关系都没有,我会自己解决!”

看起来连然好像对安子皓有些生气。

不过到底是什么事呢?

林夏花到现在都还没有弄明白。

“你要怎么解决?怎么不关我的事?这也是我的孩子!”安子皓急眼儿了,一语道破天机,根本顾不得那么多。

林夏花惊得张大了嘴巴,那嘴巴里都能放下一个鸡蛋了,什么情况?

这这这……

这进展的也太快了吧?

未婚先孕?看不出来啊,安大律师这脑瓜子终于开窍了?

“你闭嘴,叫你不许说!这孩子跟你一点关系都没有,我才不要跟你生孩子!”连然气得跳脚,这对她来说简直就是灭顶之灾,所以只能打电话把林夏花找来。

连然对着安子皓一顿锤胸口,安子皓居然连躲都没有躲一下,任由她撒娇。

“你们,这是……”林夏花一脸尴尬的看着两人,总算是弄清楚了一些眉目了,可是这个晴天霹雳,真是把她雷得外焦里嫩。

“啊啊啊啊,都怪你都怪你,你是不是早就对我别有用心了?那天晚上一定是你故意的对不对,你这个大坏蛋,你们男人没有一个好东西!”连然那个破口大骂呀,把安子皓骂了个狗血淋头。

一向伶牙俐齿的安大律师,在这一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第1页 / 共2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