阮宁渊戴上,对他做了一个张牙舞爪的样子,但她第一回收到别人的礼物,还有些忐忑,这个面具看起来是很贵的样子。

“很贵重的礼物,我不能收的。”她把面具取下来,看了一眼,递回给左靳南。

“又不值钱,”左靳南大声说,他早已发现了那女人由贪婪转为失望的神色,“是一个街边画家画的,十块钱都不到。”

阮宁渊这才小心翼翼地收下,对他说了声谢谢。

车子就要发动了,小孩们有一半已经进了车厢,阮宁渊要走了,对他摆了摆手,又道了声谢。

“我知道你在哪里,我会来找你玩儿的!”在车门拉上的前一刻,左靳南扯着嗓子喊了一声。

“没想到啊,还挺浪漫的嘛。”阮宁渊盯着画上的那条车门缝,有些出神。

画只有一幅了,阮宁渊看过去,是小男孩一个人。

“我呢?”她下意识地问到。

左靳南的眸色暗了暗,说:“消失了。”

“问了很多人,都不知道你去了哪里,就像是外星人一样,突然出现在我的生活中,又突然消失在我的生活里。”只留给他永生难忘的记忆。

画中的小男孩仰头看着天空,五官是模糊的,拳头攥得很紧。

让人看了就心疼。

“宁渊,”左靳南握着她的双肩,好像要一直看到她心里去,“你绝对想象不到我后来碰见你的心情。”

失而复得。

他恨不得把她捧在手心上。

“但是,”他变得有些落寞,失而复得,破镜重圆,他们之间的发展并不是这样简单的直线条。

更多人涌入到他们的生活中,所以这条线被扯得歪歪扭扭。

“我知道。”阮宁渊拍了拍他的背,“我知道。但最重要的是,我们现在还在一起。”

她捧着左靳南的脸,踮起脚迅速在他的唇上印下一吻。

即便她仍然记不住那遥远的记忆,但她被左靳南的这些话和画牵引着找到了一些碎片。

这已经很够了。

他们这边温存,莱尔却是大为着急,连着给左靳南打了好几个电话。

两天之前,左靳南将这个计划告诉了他,莱尔深表同意。

今天已经离预计的时间过去快两个小时了,左靳南一个字都没有发给他。

阮宁渊瞧他按了几次手机,贴心地说,“你有事就先去忙吧,我正好欣赏欣赏这些画。”

左靳南看着来电显示,搂着阮宁渊的手并没有放开。

“怎么样!她想起来没有,她对我是什么评价!”一接通,莱尔就连珠带炮似地问。

阮宁渊就在旁边,把他的话听得清清楚楚。

怎么还跟莱尔有关?

她正在苦苦思虑,没留神左靳南和莱尔已经开了视频。

“宁渊!”他朝她热情地招手,阮宁渊也朝他笑了笑。

“快给我看看!”他对左靳南说,“你把我画在哪副画里了?”

阮宁渊抬头看左靳南,“这画里哪儿有莱尔啊?”

莱尔惊了,随后就是一阵骂。

左靳南一脸无辜,把手机对准第六幅画,“你在这里面。”

阮宁渊看了又看,疑心是不是自己的眼睛出了问题,更别说通过手机摄像头看的莱尔了。

“哪儿呢!”他气愤,左靳南这丫就是欺负他落后一步,又远隔重洋。“你跟宁渊提起我了没。”

左靳南悠悠地说,“我正准备说呢。”

阮宁渊默然了。

前者拉着她的手指,放到一块石头上面,也把手机对准这个地方,“喏,这就是莱尔。”

阮宁渊睁大了眼睛细看,才发现,那石头上面有一个小小的白手掌。

“你说这手掌是我?!”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第1页 / 共2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