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在父亲按向自己肩膀的时候,苏澈就已经下意识的全身僵硬起来,可见本身对父亲的抗拒已经达到一种难以言喻的程度。

坐在电脑椅上,他仍感觉到很多的不真实,愣愣的就没有说话,也不知道到底该说什么。

苏州倒是自顾自开口,“以前的事都是爸爸不对,你怕我也是应该的,过去是我苛责你了。”

“过去的时光爸爸已经没有办法再弥补你,但是往后的日子爸爸都想好好对待你。”

“你和你妈妈离开爸爸之后,爸爸是真的后悔了。儿子,可以给爸爸一次机会吗?”

他放下平日里那严父摆着的臭架子,转而开始自我检讨起来,就希望能博得儿子的一句“可以”。

只是苏澈仿佛被他这一番“惊世骇俗”的言论给惊讶到,一时之间没有说话。

因为他完全不相信以父亲那威严的往日模样,居然会低下头如此好的语气对自己说话。

这可是以前前所未有的事情,实在是太过令人寻味。

他可以相信吗?他还可以拥有父爱吗?他……

抿了抿唇瓣,依旧震惊的说不出话来。

反倒是苏州,一直没有催促对方,他不想给儿子太大的压力。

他希望儿子能够作出坚持本心的选择,选择原谅虽然再好不过。

但是不原谅也是这孩子的权力,他会用往后余生的每一天去感动儿子,不会再让孩子活得像以前那么辛苦。

两人几乎沉默了有十五分钟,苏州才意识到自己居然没有回话。

但是回话的话,又应该回什么话呢?

就这一次,他深深告诉自己只此一次。

因为,他实在是太想得到寻常人家孩子都能够拥有的父爱,以及父母双全完整的家庭。

他做出来一个人生以来第一次的举动,他站起来伸出手臂紧紧抱住面前的爸爸,“我原谅爸爸了,谢谢爸爸。”

这是小小的他第一次叫出“爸爸”这个亲昵的称呼,激动之余眼中泪水也盈满眼眶,感动的落下泪水来。

苏州替怀中儿子轻抚着后背,以免对方哭得太厉害岔了气,得不偿失那就不好了。

有了儿子的助力,一切事情办起来就简单太多。

儿子都同意了,秦素自然不能再说任何推辞之语,更何况她还是很想要一家人长长久久的生活在一起的。

这么多年过去,苏州的执念终于得以消除,至于萧楚楚这个女人的逝去,终于不再是他心心念念的事情。

他的人生生活重心开始向复婚妻子秦素和日渐开朗的儿子转移,并且转移的极为彻底,仿佛要将过去错过的时光都一次性补回来。

从以前教子的严苛到不近人情,再到如今宠溺到令人发指的地步,完完全全就是来了个大变样。

而他和楚家的结也就此而解开,那场没有进行到最后的约定就此作罢,双方因为苏澈和楚君兰两个小朋友的关系也变得日益亲密起来。

因为苏家是文坛届上有名的家族,楚家又是商业届上有名的家族,两大世家的交好成为不少人茶余饭后的美谈。

从文和从商这两者的关系也不再像之前那般水火不容,反倒是由这两家带头变得异常和谐起来。

而江澜灯的肚子也是随着时间的一天天过去大了起来,并且这次比坏小公主那时候大了不止一点点。

经过一生的精密检查,证实她这次怀的是一对难得的双胞胎。

知道这个消息的江澜灯震惊的长大了嘴巴瞪大了眼睛,这是什么绝世好消息啊?!

一次抱两个!也太幸福了有木有!

楚驿北嘴角也浮现出显而易见的笑意,双胞胎,无论是男是女他都会深爱这未出世的两个孩子。

感觉最近好事连连,苏家楚家结交起来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第1页 / 共2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