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啪。”纪曼曼将手中的酒杯砸向兰凌,眼眸中怒火燃烧,这个男人有什么资格管她?

夜色沉静如水,暗黑席卷着破晓的黎明,偌大的世界,只得听到蝉鸣叫唤,虽间歇不止,但却令心安逸。

顾黎是睡觉的时候被腿抽筋疼醒的,她坐起身来按摩着小腿,才得以暂时的缓和,总听人说母亲的伟大之处,今天自己感受到,才真正体会背后的付出。

“怎么了?”叶祁安打开床头灯,他看着顾黎正在十分无辜的揉搓着小腿,心中不禁一阵心疼。

他将顾黎的手拿开,然后自顾自的替她按摩,嘴里还忍不住的念叨,“以后再觉得不舒服就先喊我,不必夫人亲自动手。”

“好的,我不会吝啬的。”顾黎轻笑出声,看着男人温柔的为自己服务,不禁心中软成一团,他最近几天每天夜里都陪着自己,有时候甚至睡不好觉。

按摩了几分钟,突然听到一阵咕噜的声音,响彻整个房间,顾黎尴尬一笑,自己有点饿了……

“饿了?”叶祁安看着妻子的肚子瘪瘪的,随即勾起了唇角,最近看着她总是少食多餐,就知道夜里熬不住。

“嗯。”顾黎点了点头,眼睛眨巴着,像是一只等待投食的宠物,叶祁安抬手摸了摸她的小脑袋,随即下床向外走去。

不一会儿,一阵奶香味儿传入鼻尖,顾黎看着叶祁安端着几片烤面包,和一杯热牛奶走了进来,“我第一次做这个,不知道味道怎么样。”

“闻着,倒是挺香的。”顾黎十分满意的点了点头,她接过面包片小口吃了起来,“你说我晚上这样吃会不会发福?”

“不会的,肉都长在了小宝宝的身上。”叶祁安忍不住柔声安慰她,似乎每个女人在回来的时候都会问出这样的问题,前两次他也是这样回答的。

然后便看着顾黎吃的心安理得了,两个人就那样坐在床上,一个吃着面包喝着牛奶,另一个殷切的为她按摩着小腿。

这画面看上去,简直不要太和谐,吃饱喝足后顾黎反而睡不着觉了,反正这头三个月,顾黎不舒服,他跟着也没过平静。

翌日顾黎一大早又孕吐,这一夜都睡得不怎么安稳,黑眼圈都出来了,可以说这肚子里的孩子将她折腾的不轻。

顾母看到顾黎反应如此之大,忍不住笑了合不拢嘴,“这次反应那么大,肯定是个小子,否则的话也不会那么闹腾!”

顾黎原本就觉得很不舒服,听完母亲的这番话之后脸色煞白,并没有搭腔,因为她不知道该说什么来缓和气氛。

已经压力全在她这里了,谁又能保证肚子里的孩子一定是个男孩呢?哎不是的话那她岂不是罪孽深重了?

想到这里顾黎的脸色拉耸了下来,“我还有点不舒服,继续上去躺一会儿了,过一会儿吃饭的时候不用叫我了,我不饿。”

顾黎逃避似的走上了楼,独留顾母脸色铁青的站在原地,自古都是母凭子贵的,女儿却觉得自己在害她,真是不知道她的用心良苦。

其实怀孕的顾黎,心情更是五味杂陈的,她感觉自己现在像是赌注一样,有人赌大有人赌小,大的当然是个儿子,因为说的比较好听,可以继续传承叶家血脉。

赌小当然是女儿,本身就已经有了两个女儿,再多一个只不过是重复了上一个,用处不大,但不管是男孩还是女孩,都将会是顾黎的心头肉。

本来对胎儿性别没有什么建议,因为男女无碍,不影响她发挥母爱精神的,但总是听这些话,真是……压力很大。

临近预产期,顾黎觉得肚子里的孩子总是踹自己,像是在与自己打招呼,在与这个世界打招呼。

“听见了吗?”顾黎静静的感受着胎动,看着叶祁安在听到动静之后勾起唇角的样子,不禁怔住了。

“孩子很健康。”叶祁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第1页 / 共3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