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想离开?没门!

吻慢慢的加深,两人呼吸凌乱。

她情难自禁的搂住他,手颤抖的移往他的胸口,小嘴凑过去,近乎笨拙的吻着他……

理智全无。

齐子宴强忍住再也掩饰不住的欲望,鹰隼般的眸子直直地盯着她,双手掐在她的脸颊上。

——————————————————————————————————————

脸上传来的痛楚,温韵不满的看向他。

“你干什么?”

“我是谁?”齐子宴依旧盯着她,眼神如猎豹般危险。

“……我想包养的男人……” 声音沙哑,带着丝丝勾魂的魅惑。

她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齐子宴那丝紧绷到极致的弦蓦然断裂,用力的将她按到了身下。

“这次,是你自己贴上来的……”

四年了,她回来了,不管她这次回来有什么目的,他都陪她玩到底……

夜,足够长。

……

六月的阳光,透过窗帘缝隙投射在温韵的脸上。带来丝丝灼热感。

温韵有些不耐的睁开眼睛,微微一动,酸痛的感觉,瞬间爬满全身,脑袋更是炸裂。

低头,看到自己腰上搭着一只手。脑海中模模糊糊的回忆起昨晚的一切。

温韵的脸蓦地红了,然后白了。

她,真的——勾搭了一个男人?

温韵,艰难的侧过脸,看着那张熟悉又带着陌生感的面孔,苍白的脸色,刷地一下失去血色。

一个和齐子宴长得很像的男人!

是真的!

温韵艰难的伸出手,想要移开那指节分明,依旧横在纤腰的手。

只是她的手刚碰上去,一直大手蓦地反抓住她的手腕,轻轻一拉,好不容易扑腾起来的身子再次倒回床上。

突如其来的触感,温韵身子不自觉的缩了缩,耳边传来男子明显睡意朦胧不满的质问声:“怎么?吃干抹净就想偷偷逃跑?”

声色清冷,语气凌厉,还带着些许睡意。

温韵的脑中的第一反应:不是齐子宴的声音……

良久没有得到回答,齐子宴睁开迷糊的双眼,四目相对,看着呆呆傻傻望着他,欲言又止的温韵,一下子明白了她犯傻的原因。

任谁也无法相信他的嗓子会治好吧,更何况是离开四年的她。

那更好,这样游戏才有意思!

齐子宴另一只手缓缓抚上她的脸颊,拇指和食指捏着她小巧精致的下巴,迫使她对上他的眼睛,一字一顿。

“我告诉你,想不负责的逃跑,没门儿。”

他的声音清晰有力,投掷有声,似乎容不得半点回绝的余地。

温韵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试图让自己冷静下来,可是眼前这张熟悉的面孔真的让她很跳戏。

即使他们的声音完全不一样,她依然没法接受不是齐子宴的男人顶着这张脸。

因为……真的好惊悚!

这世界上有长得这么相像,不,几乎是一模一样的人吗?

对上男人危险的黑眸,温韵硬着头皮问了一句:“你真的不是齐子宴吗?”

“那是谁?”齐子宴看了一眼温韵,眸子闪烁,最终沉声问道。

“我前夫。”

“那关我什么事?” 齐子宴的声音很冷淡,听不出什么多余的情绪。

温韵的眼睛依旧定定的落在眼前这个男人的身上,深深的打量,想要从他的身上看出什么。

可是什么也没有!

他,真的不是齐子宴?

温韵满心疑惑的移开视线,也不再追问刚刚话题,看了看两人现在所处的环境,皱了皱眉,莫名心虚的开口:“我给你钱?”

“你认为我只是要钱吗?”他似笑非笑的问道,语气陡然变得暧昧,嘴角勾起一抹邪肆的笑意。

妖孽!

温韵心里诽谤,脸色却蓦地红了,对他的回答也选择避而不见,继续装傻着:“还请这位先生开价,除了钱我无以回报。”

她醉了,是事实。

她不小心睡了一个男人,也是事实。

可关键是这个男人和她的前夫长得太像了,除了钱,她现在真的找不到更好的打发方法了。

齐子宴的脸色不好看了,对上她紧蹙的眉头,明显在思考怎么解决他的模样。

就好像这种事,她做了无数遍。

心里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第1页 / 共2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