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潜搬到了m国,成玥也跟着去了m国。

这还真不是什么好事。

至少对陆潜来说是这样。

最开始那段时间,成玥还收敛一点,可是后来,就完全肆无忌惮了。

在搬到了m国一年内,成玥完全侵入了陆潜的生活。

他成功了。

陆潜对他已经完全没有了排斥。

简澜成了过去式,没有值得时刻追念的事,陆潜也不再回z国,渐渐淡出了原来的朋友圈。

简澜来这边拍戏时,倒是常和靳连城过来看他,至于其他人,似乎也就没了。

只有成玥,一个跟着他一起跑出了z国的男人,从来没有抛弃过他。

也不记得是和成玥一起在m国过的第几个圣诞了,第四个还是第五个。

陆潜和成玥都成为了他们曾经最喜欢的样子,一个儒雅温柔,一个成熟腹黑。

如果说要陆潜来描述一下成玥是什么,那他一定要喊一句:

黑芝麻汤圆。

要问为什么是黑芝麻汤圆。

谁让黑芝麻汤圆外面一片纯白,一咬,里面就是黑心的。

成玥这个人,一刀切成两半,里面肯定是黑的。

“诶,这雪都看了这么多年了,怎么你好像还一点没变?”

陆潜坐在大大的圣诞树下,把成玥也拉了下来。

两个人把雪用带着手套的手扫了扫,雪很深,陆潜也就直接坐下了。

还是成比较有耐心,扫出了大片露出了石板地的空白。

“因为我还年轻。”

成玥靠着花坛,手套在一起搓了搓,才觉得这个动作实在是傻极了。

“你一个天天保养自己的人,把自己养得比女人还细,好意思说。”

陆潜调笑了他一句。

他们两个在m国都没有亲人,每天都是公务公务公务,其他,就是呆在家里。

值得一提的事儿,成玥凭借他强大的套路,成功住进了陆潜家。

或许这也应该算是,成功登堂入室。

“诶,你这么坐着,一会儿裤子湿了有你冷的,要不要坐我腿上?”

成玥抬了抬腿,示意他坐上来。

“别,我怕把你腿坐断了还得现场给你来个手术。”

翻个白眼,陆潜还往更远一点儿的地方坐了坐。

“就你那一百四十斤肉,怕什么。”

“……”

陆潜最烦这个,一米八几的个子,怎么的就能瘦成这样?算起来,他也是有点儿腹肌线的啊!

人家一米七一百四是正常,他就太瘦了。

成玥伸手过来,撑在了他的腋下,直接把他提了起来,放在了自己的腿上。

就这么一两分钟,陆潜的裤子已经湿了一层,坐在成玥身上,又把成玥的裤子也染湿了一点儿。

“喂。”

陆潜平时是挺儒雅温柔的一个人,不过成玥都看过他那么多狼狈的样子了,他也没必要去端那个腔,连语调也是最日常的样子。

“陆潜。”

“干什么?”

陆潜扭扭屁股,换了个舒服点儿的位置,才扭头去看靠在花坛上的成玥。

他的眸这会儿有点暗淡。

“你今年几岁了?”

“二十八,九吧……我也有点儿弄不清。”

陆潜自己也不是多在意这个的人,甚至有时候连自己的生日都会忘记。

“那我呢?”

成玥难得的沉静。

“我怎么知道。”

陆潜知道了他的意思,却只能选择回避。

这都第几年了。

成玥低低的笑了一声,有点自嘲,还有点明显的失落。

“我知道了。”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第1页 / 共2页